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018:第一眼就喜欢【微H】

      书掉在地上,书页上的小星星躺在他们脚边,窗帘随着雨风飘动,窗外摇曳着灯火,远处的光照在他们身上,宁星泽用力地吮着她的樱唇,舌尖顶开牙关,长驱直入探寻她的口腔,吸嘬着玉液,绕着软舌不停地舔吮,江暮晴还没反应过来,张着小嘴任由他尽情掠夺。
    “晴晴……晴晴……”他喃喃念着。
    这种事不需要学习,那是他的本能,他幻想过无数次和她亲吻的场景。
    “唔……”
    津液从闭合不上的小嘴中流出,宁星泽赶紧顺着她嘴角舔舐,然后再把舌头伸入她嘴巴中,深密极致的热吻,他舍不得她的琼浆玉液浪费一星半点,于是拼命地吸取。
    他是故意把她带到房间的,他想过要慢慢来,也劝过自己不要吓坏她,可他再也忍受不了她不属于他的那种感觉了,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她属于别的男人,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不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所以有了现在的局面。
    唯独在对她的事情上,宁星泽从未考虑过得失,他每次都只能看她的背影,他做不到再看她的背影了,哪怕被她判处终身监禁,他也要想方设法把她留下来,留在他的领地里。
    她是他的晴晴。
    他穷凶极恶地吻着她,把这当成是最后一次来吻,力气大的仿佛要把她拆骨入腹,牙齿磕到她红唇,江暮晴搞清了状况,她睁开眼看他,他紧锁着眉头,眸中翻滚着昏沉地欲色,里面只藏着她一个人的身影。
    眼泪滴在他唇上,宁星泽心颤了下,他松开唇,放开禁锢着她的双手,他还是没办法伤害她,他怎么舍得让她哭?一滴眼泪也不行。
    可当他放手后,江暮晴突然抱住了他,一口咬在他薄唇上,哭道:“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呜呜……我喜欢你啊……我喜欢你那么久,不会那么久啊……呜……如果早点的话……”
    她哽咽着说,语句颠倒不通,宁星泽只捕捉到一个重要字眼,让跌落谷底的心又悬回了半空中,他不可置信道:“晴晴……喜欢我?”
    江暮晴又咬了他一口,咬破了他上唇,眼圈儿红着,抽抽搭搭道:“我喜欢你……在墨湖山,我从第一眼就喜欢星泽了,我喜欢你好久好久……早知道你喜欢我,我就不用老是难过了……星泽是笨蛋……”
    “是,我是笨蛋。”唇上的痛感让宁星泽很清醒了,嘴角不自觉地扯出弧度,他捧着江暮晴的脸蛋,轻柔地吻干她脸上的泪痕,哄道:“不哭,乖崽崽不哭了,都是我不好……”
    江暮晴哭过之后就只剩下开心了,她朦朦胧胧地看他,他的眼睛很亮,闪耀着平日里未能见的温柔,满城的灯火与之相比都黯然无光,她拥抱着他,踮起脚去吻他,轻轻地舔着那被她咬过的唇瓣,含糊道:“我才是笨蛋……我怎么没有想到,白白耽误了好多时间,星泽那么好……”
    她的话就像一场美妙的梦,但痛感让宁星泽清楚的知道这不是梦,他很快接过主导权,大舌再次进入梦寐以求的樱唇中,江暮晴配合他张开嘴,伸出舌头和他共舞,唇齿依偎着砸弄出津液的水声。
    血腥的味道在两人口中弥漫,是对方的气味,像两只野兽,血腥反而增加了无限的情欲,他的舌头像做爱时肏穴那样在她小嘴里抽送,舌贴着舌勾出银丝,暧昧又色情。
    江暮晴腿都让他亲软了,软在他怀里,宁星泽顺势将她压倒在旁边的床上,这是他的床,他曾在这张床上做过很多次关于她的春梦,看着她的照片幻想各式各样的场景、姿势来手淫,而现在,她终于躺在了他床上,他身下。
    “星泽是第一次……亲亲吗?怎么那么……嗯……”江暮晴刚哭过,鼻头和眼圈红红的,脸蛋也被他亲得红红的,他的眼神太沉迷,充满了色欲,吻得她气都快喘不上来了,连她这个小色女都有点害羞想躲。
    宁星泽不会准她躲的,他撑在江暮晴上方,右手掐着她的小下巴,薄唇还不断在她脸上啄吻,低声道:“看见晴晴,就什么都会了。”
    穿着他最迷恋的红裙子,她本人对宁星泽而言,已经是最好的春药了。
    唇舌不好容易分开,没过一会儿又纠葛到一起,比刚才更色情更缠绵,大掌隔着她红色的衣裙轻抚,从她细嫩的脖颈一点点向下爱抚,捏揉她的肌肤,最后一把抓住她高耸的奶儿,感叹道:“晴晴的奶子好软……”
    少女的脸蛋儿更红了,她从来没想过星泽也会说这么直白下流的字眼,她以为他会很正经……
    江暮晴知道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可她没拒绝,和他交合也是她的心愿,她抱住宁星泽,小手在他背脊上抚摸,咬唇道:“星泽好下流……唔嗯……”
    小脸被他啃了口,宁星泽哑道:“讨厌吗?”
    他还有更下流的,在他暗恋她的那几年了,他幻想过太多次了,他甚至想在公共场合肏她,那些见不得人的想法,对她致死的欲望,造就了现在的宁星泽。
    江暮晴摇摇头,她喜欢死这样的他了,怎么会讨厌?她把他抱的更紧了,挺着胸脯迎合他的抓揉,娇声细喘着感受他的手掌是怎样揉弄她的奶子,小内裤湿的一塌糊涂,早在和他接吻的时候就湿掉了。
    她不讨厌他做这种事,得到这个答案宁星泽高兴疯了,放肆地吮着她颈子,在上面种上自己想种的草莓,吻她耳后的小痣,吸吮她耳垂,烙下一连串的红痕。
    少女娇媚地吟哦:“嗯啊……”
    她脖子也很敏感,忍不了的想叫,夹着腿难耐地在宁星泽身下扭动,蹭到他勃起的硬物马上就贴上去了,身体自动地缠着他亲吻爱抚。
    宁星泽拉开她盘发的发绳,手指穿梭在她乌黑的发间,一手解着自己的扣子,裹着她耳珠吮,呼吸粗重道:“晴晴是不是一直都在勾引我?呵……图书馆更衣室,都是故意的?看我硬了很好玩是不是?嗯?”
    “才没有……啊……不是的……”江暮晴否认,妙妙说这种事打死也不能承认,不然就不好玩了,她直起身子去亲他,转移他的注意力,有点羞怯的问道:“星泽还没有说……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比墨湖山更早。”衬衣的扣子宁星泽解了一颗就不耐烦了,他一背的汗,着急地一扯,衣扣全部绷开掉在地板上,他在她耳畔轻喘,低语道:“也是从第一眼,就喜欢晴晴了……”
    ——————————
    甜甜:啊~准备发车了,敢不敢冲一波500珠?我要亮星星啊啊啊啊!!
    一般是8点更,也有可能其他时间,主要看我什么时候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