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第二十一章醋意

      “小久久可真有你的,愣是让楚家也给我送了份邀请函。”梁清从梁斯奇那里拿到邀请函的时候,还被逼问是不是和楚家扯上了什么关系。
    林久彗毫无歉意:“对不起咯阿清,我这不是只能靠你嘛。”
    “所以现在你去雨霖铃吃东西能免费了吗?”梁清在沙发上打了个滚,对着她问道。
    林久彗冲她眨巴着眼睛:“当然不行,你在想什么。”
    “嘁,真没意思。不过我听说曾雯怡也去?说是要充分了解下合作方,但这就是个幌子吧?”
    “你这么冰雪聪明,还问我做什么?”
    “为着你兜了这么大个圈子,你不如考虑下从了他吧。”梁清做着卷腹,气息不稳,“我都要被他感动了。”
    “对了今天晚上去我哥家蹭饭不?你不还有肥皂要给他。”
    经着梁清的提醒,林久彗才想起还有这茬儿。当初本是都给了阿清,想让她给斯奇哥的,却被她一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给挡了回来。
    林久彗收起瑜伽垫,朝浴室走去:“也确实很久没吃斯奇哥的菜了。”
    是夜,两人驱车到了梁斯奇的住处。梁清瞧见门前骚包的保时捷911,就知道今晚怕是不得安宁了。
    开门的果然是李长一。
    “来啦,斯奇说还有一会儿饭才好。”李长一盯着她俩,目光说不上有多友善,“我们要不先来点餐前酒?”
    李长一晃着手里的扑克,等待她们的决定。
    林久彗是不了解这其中的恩怨情仇,见梁清没反应,想着自己也不好得罪李家,就应了下来:“我没问题,阿清呢?”
    梁清本打算拒绝,就慢着一步被林久彗给抢先了,她自是不能见死不救,只得加入。
    李长一很是大方,由着她们选游戏。
    从斗地主到争上游,二十四点到黑杰克乃至德州扑克,最后竟玩起了抽鬼牌。结果她俩愣是喝了四分之叁,李长一喝的里还有二分之一是她们输时敬他的,好在是香槟还只用抿一口,不然饭还没吃上她俩倒先趴下了。
    其中最最可气的就是黑杰克的时候了,林久彗坐庄明牌为A好不容易拿了黑杰克,能挣个平手时他竟选择先收。
    最后还是梁清叫了停:“哥,你的饭再不好你的俩妹妹就要被你的情人弄死了。”
    梁斯奇端了菜上桌,见他们玩的尽是些纸牌类,无奈地直摇头:“小彗不知道,小清你还不清楚吗?长一最强的就是纸牌。”
    “哪有这么夸张啊,我这不也输过嘛?”李长一过分自谦道。
    桌上都是些红烧肉、糖醋小排、时蔬炒面筋、生煸草头、鸭子芋艿汤之类的本帮菜,浓油赤酱的一桌看着很有食欲。
    红烧肉夹肥夹瘦,层次鲜明很是漂亮,吃上一口肥而不腻瘦而不柴;汤上飘着一层油花,芋艿笃至软糯,却还维持着形状并未溶进汤里;小排骨很有嚼劲,酸甜可口;面筋则是特制的,不同于超市里清水面筋的溜滑,很是筋道。
    桌上聊着发现李长一除了扑克,老虎机、轮盘、牌九等只要是赌场里有的,他无一不会无一不精。然而有趣的是,他并不赌。
    也是借着这层缘由,林久彗才对他改观不少。至于明白他是因着自己的哥哥吃醋而捉弄她时,就是后话了。
    饭后,借着梁清的提议四人打起了国标。这一次,有着梁斯奇的喂牌,她俩顺风顺水,总算是扳回一局。
    临走时,林久彗才将那块薰衣草肥皂塞给梁斯奇,说是薰衣草精油的味道有助眠的功效,直听得李长一在背后哈哈大笑。碍于面子梁斯奇不好发作,只得催促她们快走,免得太晚不安全。
    因为饮酒了,她俩只好将车留在这儿,明儿再回来取。
    见人都走光了,梁斯奇指挥着李长一把碗放进洗碗柜:“长一,那是我之前的一厢情愿,林瞬泽都不知情,更何况他妹妹了。”
    “我知道,可还是稍微有些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