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联姻王爷(19)梦回前世·不要再走了好不好

      纪南城走的干脆,秦渺却还不想走,若是就这么跟着纪南城走了,她要什么时候才能从梦中醒过来?
    秦渺回头看向空净大师,焦急地说:“那个……空净大师,你看得见我是吗?你能不能帮帮我?”
    空净大师望着她,微笑着摇头,无声地对她说着:“无能为力。”
    “你都可以看得见我,你……”秦渺不知道这个梦境里的空净大师究竟有多少本事,但他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她近乎恳求地望着他:“你应该知道,我……我是被困在了这里。你真的没有能让我出去的办法吗?”
    “这件事,只有你自己能帮你自己。”空净大师突然出声了,秦渺这时候才发现纪南城早已走了出去,而她没有不受控制地跟上他,“刚才我们说的你也听见了,若要见到你,除非你自己愿意。既然女施主你是自愿来到这里,那出去也只能凭自己的意愿。”
    “可我并非自愿……”
    面对秦渺的质疑,空净大师不恼不怒,看起来仍旧冷静淡然:“女施主,何不听听你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呢?”
    她内心真实的……想法吗?
    秦渺皱着眉回想着,第一次做梦那天,她刚来到任务世界,在见到纪南城之前,她一直在想上次任务的事情,见到纪南城以后也觉得他的表现很奇怪,那天晚上她就做了梦,从别人口中听说了纪南城的事情;而这次,白天纪南城对她坦白了心意,她对此感到疑惑不解,也回想了很多上次任务时纪南城的表现,晚上她就又一次做了梦,结果她居然在梦里发现……
    上次任务的纪南城,也是心仪她的。
    所以,是因为她自己想知道上次任务世界的事情,她才会做这些梦吗?
    这样想来,好像确实如此。
    可是上次做梦她到底是如何醒来的?好像毫无预兆地梦境就结束了……
    “可我现在的意愿是从梦中醒来,为何我还是……”
    她现在,已经不想知道这个任务世界的事情了。
    更准确地来说,她是害怕了……
    她害怕知道更让她心惊的答案。
    “你为谁而来,就只能因谁而去。贫道的话只能说到这里,至于其他的,便只能女施主你自己去体会了。”
    秦渺还是跟着纪南城回了皇宫,既然她醒来的关键在于纪南城,那她只能跟着他。
    眼看着日落西山,纪南城连晚膳都用完还去沐浴了,秦渺心里也愈发焦急。
    她都在这呆了快一天了。
    秦渺烦躁地坐在纪南城的寝殿里的龙床上,纪南城应该一会就会回来,他刚才没有召人在外面伺候着,想来是打算歇在这里了。
    等一下……坐?
    秦渺伸手摸了摸,果真感受到了手心柔软的触感,她的身体不再透明,也能真切地触到实物。
    这下遭了,怎么她又变成实体了?要是纪南城等会沐浴回来,看见寝殿里有这么一个人……
    秦渺慌忙想站起来,余光却看见了地面上的御鞋,还有男人寝衣的一角。
    秦渺的脑海里被“完了”这两个字刷屏了,她如牵线木偶般动作僵硬地抬头,果真看到了纪南城,脱下了龙袍,只着浅色寝衣的他看起来平易近人了许多,他也正在望着她,眼里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
    他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的?秦渺趁他还没有任何动作,小心翼翼地把脚放到地上,准备就这样逃跑时,纪南城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他大步上前,秦渺的脚刚着地,眼前就落下了一片阴影,纪南城的手用力地摁着她的后脑勺将她禁锢在他的胸口,声音颤抖着:“渺渺,渺渺,果然是你……我是不是在做梦?”
    纪南城的力度那样大,大到她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被捏碎了,秦渺挣扎着想推开他:“纪南城……”
    秦渺没有发现自己心急之下喊了他的全名,纪南城好像对此也不是很在意,他只是依旧死死地摁着她,喃喃地道:“为什么这次的梦这么真实?渺渺,是不是你真的回来了?”
    说罢,他另一只闲着的手沿着她的脊背往下滑去,竟打算去解她身上的衣服。
    这什么情况……秦渺更慌了。
    “纪南城,你放开我……”
    纪南城对她的推拒充耳不闻,眨眼之间,秦渺已经被放到床上,腰带散开,眼看着纪南城往她胸前探去,秦渺心里羞怒至极,她伸出手朝身上的男人挥去,手心落在了他的脸上,这也成功地让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此时纪南城已经从她身上翻了下去,他脸上有着她情急之下留下的红痕,低垂着眼眸,让人看不懂他心里在想什么。
    手心火辣辣的触感那么明显,她……是真的打到了纪南城。可她本意只是想让他冷静一下而已,没有真的想打到他的……他现在是九五至尊,却被她一个女人打了脸。
    秦渺将自己敞开的衣衫揽到一起,也坐了起来。
    不管怎样,她心里总有些内疚,她伸出手扯了扯纪南城的衣服,小声地说:“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渺渺,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纪南城没有再动手动脚,只是偏头望着她,秦渺明明该松一口气,却被这样压抑的气氛感染着,胸口闷闷地难受,几乎就快喘不过气来,就连眼眶都开始发酸发涩。
    修长的手指落到了她的脸上,描摹着她的五官,“渺渺,你还是这么年轻漂亮,可我却已经这么老了……你愿意来见我,是不是证明你已经原谅我了?这次,不要再走了好不好?”
    明明没有受到共情系统的影响,为什么她还是觉得这么难过?
    她如何答应他?这只是她的梦境罢了,她早晚会醒的……她不可能永远停留在这里。
    秦渺心里五味杂陈,可最后她只是说:“你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
    “我没有,可你觉得我有。”纪南城用力地攥住了她的手,急切地说,“渺渺,其实你是在乎的对不对?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都说给你听,只要你答应留在我身边。”
    “你刚才打我,是不是因为你觉得我配不上你?不是的,渺渺,我是干净的,我没有碰过别人。”
    他没有碰过别人……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心里的压抑感越发加重,秦渺的心头仿佛被千斤重的巨石压住,她感觉自己像是溺水的人一般,胸口闷得几乎就快要窒息。
    “渺渺,你为什么不说话?”纪南城用力地摇晃着她的肩膀,眉头紧锁,又像是恍然大悟地说:“你是不是还在怨以前的事情?我今天也都说给你听,我心里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你,我当初……”
    再多的猜测都不及他亲口的承认来的有冲击力,秦渺觉得自己喉咙发痛,她似乎都感受到了喉间传上来的血腥味,她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再听,“你不要再说了!”
    “好,渺渺,我不说。”纪南城拉开她的手,捧起她的脸,秦渺看到他的眼睛里蓄起了水光,那里面只倒映着她一个人的身影,他眼中浓烈的情感炽热又惊人。
    这个她梦中的男人,就算白天在寺庙里,也没有完全丧失理智,可是他只和她说了叁言两语,他居然……他居然落泪了。
    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哭。
    男人有泪不轻弹,更何况,他……
    他是个君王啊……
    秦渺感觉自己的眼前也模糊了起来,所有的一切都在褪色,纪南城好像还在说着什么,可是她再也听不见了。
    眼前女人的身体突然变得透明起来,纪南城心一缩,朝她伸出手,指尖却从她变得虚无的身体中穿过。
    “渺渺,你别走……”女人的身影越来越淡,纪南城拼命地伸手,却一次又一次落空,他的身子猛地向前一探,从床上醒来,晨间的阳光落在大殿里透亮的地板上,殿外传来侍卫恭敬的通报声:“皇上,该上早朝了。”
    寝殿里空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女人?
    年轻的君王独自一人坐在空旷的寝殿里,突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里的光芒却逐渐暗淡下去,神色也越发悲凉。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他没有被人打过。
    那个女人,她没有回来。
    她没有回来,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他早就知道的。
    一切,终究都不过是镜花水月,黄粱一梦,一场空罢了。
    ——    ——
    怕你们没看懂解释一下,女主是做梦魂穿前世,在自己的梦中又进入了男主的梦中。
    真相未交代清楚,不是故意卖关子,只是还没到时候,女主之后还会做一次梦的,前世所有的一切也会在那个时候揭开。
    本来想无脑一点不带逻辑,满足一下我写各种黑化梗的恶趣味,写着写着还是走心了……
    其实在动笔写之前,我对这个梗的设想是……
    女主重新做任务,在成亲之前进入任务世界,她千方百计想逃过联姻,男主逐渐发现女主也是重生的(在男主视角看来是重生)并且还想逃离他,气疯了(本来也没多正常),彻底黑化,于是强取豪夺+婚后囚禁
    后来我写的时候又觉得,第一个世界,还是温柔一点好了,所以现在这个版本还是很正常很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