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二十二、久違的吻。

      急速而来的车子准确无误地停在医院门口,惠斯蕘刚想开车门,就看见蓝湖音和方任相携从医院门口走了出来。
    他跟尚松奇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先不要下车。
    “我先送你回家,这两天记得按时换药,还有,记得医生叮嘱的,伤口不要碰水。”方任主动拉起她的手腕,准备送她回家。
    “我知道我知道。”蓝湖音点头保证,被方任牵着的手有些尷尬地晃着。
    “哦对了,还要忌口知道吗?”方任想了想又说:“我让我家阿姨送饭给你。”
    “……方大哥,真的不用,我没那么娇弱,只是一点小伤,我可以自己做饭的。”她只是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那给你送些补汤。”她的坚持让方任退了一步。
    “……好,谢谢方大哥。”蓝湖音轻笑,再拒绝就太做作矫情了。
    因为距离他们还有些距离,所以惠斯蕘听不见他们说了些什么,但从表情可以知道两人相谈甚欢。蓝湖音低眉浅笑地任由方任拉着她的手腕,这画面跟他上次在家里看到他们一起做饭的画面一样那么……碍眼。
    “回公司。”他抬手揉了揉眉心,只觉得心里跟这眉心一样,揪得特别紧,特别不舒服。
    尚松奇内心OS:Boss大人你可是让我闯了无数个红灯!冒着被交通警察逮捕的危险!硬是将一个小时的车程缩短至半个小时!现在到了你却说要回去!
    他第一次觉得,他这个特助真的很不好当啊!但他也只能啟动车子,原路返回。
    惠斯蕘已经是第二次这样叁更半夜的回来这里了。他忍不住自嘲,这是他自己家,需要这样鬼祟吗?
    可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清醒着的她。连像以前那样站到她面前不冷不热地问她一句:怎么受伤了?
    如今他也做不到了。
    他放轻脚步来到主卧,靠着虚掩着的门的缝隙透进的光走到床头。
    蓝湖音睡得很熟了,白净漂亮的脸上找不到一丝瑕疵,她不笑的时候,小梨涡也藏了起来。他俯下身,伸手轻拨开她遮在额前的瀏海。
    那时他在车上看得并不清楚,虽说是擦伤,可额头肿了起来,覆着纱布的伤口也比他想像的要大。
    在从医院回公司的路上,他借用公司的便利给医院的院长打了电话,轻易地问到了她的情况,还好,并不严重。
    但当他这么近距离的见到她时,才发现并不还好,她还是受伤了。
    他让尚松奇帮她换了一辆新车,全球安全係数最高的,还特地请了一个有多年安全驾驶经验的司机。
    通过这次的事情他发现,他的心脏真的不好,他不会再让她自己开车了。
    他以拇指指腹轻抚着她的额头,低低地叹了口气。从知道她出车祸到现在,他的眉头一直都是紧紧皱着的,他的心……也乱得无法整理。
    他就这样看着她的睡顏,许久之后,他很轻很轻的吻印在她的唇上。
    惠斯蕘下到一楼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气泡水。正要关上冰箱门时,他瞥见堆在冰箱中间的好几个保鲜盒。
    他随手拿起最上面的一个,打开,里面是酱汁浓郁的鸡翅。他估摸了一下,保鲜盒内的食物应该全是两人份。
    她……每天都在做两人份的晚餐吗?
    我是CC家简体版分割线
    二十二、久违的吻。
    急速而来的车子准确无误地停在医院门口,惠斯荛刚想开车门,就看见蓝湖音和方任相携从医院门口走了出来。
    他跟尚松奇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先不要下车。
    “我先送你回家,这两天记得按时换药,还有,记得医生叮嘱的,伤口不要碰水。”方任主动拉起她的手腕,准备送她回家。
    “我知道我知道。”蓝湖音点头保证,被方任牵着的手有些尴尬地晃着。
    “哦对了,还要忌口知道吗?”方任想了想又说:“我让我家阿姨送饭给你。”
    “……方大哥,真的不用,我没那么娇弱,只是一点小伤,我可以自己做饭的。”她只是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那给你送些补汤。”她的坚持让方任退了一步。
    “……好,谢谢方大哥。”蓝湖音轻笑,再拒绝就太做作矫情了。
    因为距离他们还有些距离,所以惠斯荛听不见他们说了些什么,但从表情可以知道两人相谈甚欢。蓝湖音低眉浅笑地任由方任拉着她的手腕,这画面跟他上次在家里看到他们一起做饭的画面一样那么……碍眼。
    “回公司。”他抬手揉了揉眉心,只觉得心里跟这眉心一样,揪得特别紧,特别不舒服。
    尚松奇内心OS:Boss大人你可是让我闯了无数个红灯!冒着被交通警察逮捕的危险!硬是将一个小时的车程缩短至半个小时!现在到了你却说要回去!
    他第一次觉得,他这个特助真的很不好当啊!但他也只能启动车子,原路返回。
    惠斯荛已经是第二次这样叁更半夜的回来这里了。他忍不住自嘲,这是他自己家,需要这样鬼祟吗?
    可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清醒着的她。连像以前那样站到她面前不冷不热地问她一句:怎么受伤了?
    如今他也做不到了。
    他放轻脚步来到主卧,靠着虚掩着的门的缝隙透进的光走到床头。
    蓝湖音睡得很熟了,白净漂亮的脸上找不到一丝瑕疵,她不笑的时候,小梨涡也藏了起来。他俯下身,伸手轻拨开她遮在额前的浏海。
    那时他在车上看得并不清楚,虽说是擦伤,可额头肿了起来,覆着纱布的伤口也比他想象的要大。
    在从医院回公司的路上,他借用公司的便利给医院的院长打了电话,轻易地问到了她的情况,还好,并不严重。
    但当他这么近距离的见到她时,才发现并不还好,她还是受伤了。
    他让尚松奇帮她换了一辆新车,全球安全系数最高的,还特地请了一个有多年安全驾驶经验的司机。
    通过这次的事情他发现,他的心脏真的不好,他不会再让她自己开车了。
    他以拇指指腹轻抚着她的额头,低低地叹了口气。从知道她出车祸到现在,他的眉头一直都是紧紧皱着的,他的心……也乱得无法整理。
    他就这样看着她的睡颜,许久之后,他很轻很轻的吻印在她的唇上。
    惠斯荛下到一楼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气泡水。正要关上冰箱门时,他瞥见堆在冰箱中间的好几个保鲜盒。
    他随手拿起最上面的一个,打开,里面是酱汁浓郁的鸡翅。他估摸了一下,保鲜盒内的食物应该全是两人份。
    她……每天都在做两人份的晚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