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第93节

      神神秘秘的。
    可突然间,闻乐想了到什么,脑海中一连串的关键词串联在了一起。
    工作、惊喜、保密...
    闻乐大惊,“今晚上更新的这个版块该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惊喜吧?”
    周考挑了下眉,不置可否。
    闻乐见周考仍然不肯告诉自己,心中抓耳挠腮得紧张,没注意就将玻璃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周考拦住闻乐,“别喝那么急。”
    接下来的七八分钟,闻乐几乎没有心思看电影,紧张地等着八点的到来。
    几乎是一到八点,闻乐就点开更新页面更新笔尖app。
    周考在一边笑吟吟地盯着闻乐。
    闻乐恨恨地瞪他一眼,心道这个惊喜送的真是揪心。
    这边儿网速极慢,一个app下载了能有十多分钟,闻乐等得心急,于是就上微博去刷评论。
    只见离着八点才过去十分钟而已,那条名为#笔尖更新的话题就已将往上蹿升了十位。
    闻乐又去看了看网友的评论,有少数的人说笔尖是在蹭闻音热度,但是大多数人对笔尖团队的这神来一笔给予了肯定和表扬。
    闻乐心中好奇,找到一个网友发在网上的笔尖更新的界面,这才发现笔尖商城辟出了一个单独的板块为农产品区,一点进去,就见板块上红色的tag,点进去是笔尖团队对于开创这个板块的初衷。
    文章读下来,大意就是笔尖团队受到博主闻音的影响,深受触动,感谢闻音为贫困地区产品打开销路所做的努力,也感谢闻音做出的良好的社会影响,笔尖作为闻音信赖的平台也应当为这样的行为增添一份助力,更应当将这种积极的社会影响扩大。
    闻乐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读着这tag里笔尖团队发出的声明,心中的触动难以用语言描述。
    这时手机发出一阵清脆的提示音,示意笔尖的更新完成。
    闻乐迫不及待地切换页面,点了进去,就见笔尖商城新上架的板块排在整个页面的第一位。
    点进去,里面有山泽县的茶叶,贫困山区的特产,还有更多种类多样的农产品。
    闻乐目光微动,心中被一种巨大的甜蜜充斥,这甜蜜撑得她心中酸酸的,涨涨的,闻乐没忍住,眼眶就是一红。
    闻乐无法说清心中的感动,她也从未如此真切的感受过周考对她的爱和包容。
    世界上最大的幸福大概就是你因为你喜欢的人而找到了人生的方向,而你喜欢的人又站在你的身后无条件的、全力地支持着你。
    原来周考忙了这么久,真的是在准备这个惊喜。
    她当初做这件事,家里人都支持他,都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她有时候也会觉得孤独,也会觉得迷茫,而那些鼓励与支持的作用实际上并没有闻乐以为的大。
    但周考此举就像是给了闻乐一支强心剂,给了闻乐一份保障,告诉闻乐他始终都站在她的身后,大胆放手去做,这大大驱散了闻乐心中的那种孤独感。
    闻乐红着眼眶看向周考,“这就是你给我准备的惊喜?”
    周考笑道:“喜欢吗?”
    闻乐没说话,半晌憋出一句,“周考,你这波恩爱秀得也太高调了吧...”
    的确,笔尖那篇声明非但没有抹掉闻音的影响以凸显企业响应国家号召的社会责任感,反而在里字里行间都充斥这对闻音的吹捧,似乎官方这次的更新调整就是为了闻音一般。
    周考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被你发现了。”
    闻乐双手环着周考的腰,靠在周考怀里,轻轻地蹭了蹭周考的胸膛,嗔道:“我还不知道你。”
    周考摸了摸闻乐的头,“其实这也是为了支持了女朋友的事业。”
    闻乐轻声叫了一声,“周考。”
    周考低低应了声,“嗯。”
    闻乐笑着把周考扑倒,兴奋到声音都有些尖,“但是我要说,你这恩爱秀得可太帅了!”
    说着压在周考身上附身就吻了上去。
    周考的手抚着闻乐的发,霸道地入侵,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的气息纠缠在一起,口中都带着的红酒的味道,薰得两人微醺,沉迷在彼此的温柔和热烈中,不可自拔。
    不知是因为酒精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闻乐身上有些热,胸前刚被扣上的两颗扣子又被闻乐解开。
    周考本就呼吸沉重,看到闻乐俯下身而露出的浑圆雪白,更是呼吸一紧。
    微醺的酒意让闻乐有些大胆,喘息和轻吟掩盖在电影音效之下,这越发放纵了闻乐的大胆。
    闻乐学着周考的模样,附身在周考锁骨上落下一吻,似乎不甘心一般最后又印下一排齿痕。
    周考呼吸愈加粗重。
    闻乐被周考的衬衫衣领阻挡于是干脆直接解开了周考衬衫的几颗扣子。
    周考突然攥住闻乐的手,声音沙哑,“你确定还要继续?”
    或许是被氛围所迷惑,闻乐顿了顿,红唇轻抿,凑到周考耳边挑衅道:“你确定还能忍?”
    说着看了周考下身一眼。
    周考眸色加深,松开了钳制闻乐的一只手,闻乐慢慢地解开了周考的一颗扣子。
    她看上去淡定,实则心中也慌得一批,心口小鹿乱撞,口舌发干,可既然放了狠话,就不能后退。
    闻乐心中既紧张,又带着一种难言的兴奋。
    闻乐几乎是用颤抖的手,解开了周考的一粒扣子。
    周考在闻乐身下实则掌握着节奏,他火热地目光看着闻乐,命令道:“继续。”
    闻乐心紧张得狂跳,被这声‘继续’苏得手都一颤,伸手解了几下没能解开。
    周考也不去帮闻乐,只是紧紧盯着闻乐。
    闻乐被周考看得越发心慌,干脆伸手捂住周考的眼睛,然后深呼一口气,低头含住了周考衬衫扣子,灵活的舌尖一卷,扣子解开。
    周考只觉什么柔软的东西扫过他的胸口,头皮一麻。周考忍无可忍地翻身压在闻乐身上,“还是我来吧。”
    话落吻上闻乐的眼。
    闻乐闭上眼,一切感觉都被放大,呼吸声,亲吻声,还有身上属于周考的火热触感。
    闻乐心里的小鹿一直乱撞,紧张地攥住沙发的一脚。
    闻乐只觉得自己像是飘在云端,迷迷糊糊间听到周考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
    “闻乐,我们订婚吧。”
    次日清晨,闻乐醒来,看到身边靠在床头看平板的周考,昨晚的记忆涌上心头,闻乐脸一红,接着就觉身上一阵酸疼,想起昨晚没完没了的某人,就恨得在周考身上掐了一下。
    周考轻嘶一声,转身看向闻乐,笑道:“大早上火气这么大,我还以为你会给我一个早安吻。”
    闻乐瞪他一眼,“想得美!”
    话落才发现嗓子沙哑,不由又拍了周考一下,只是她身上软绵绵地没有力气,这一下轻飘飘的。
    周考拉着闻乐手,在闻乐手上落下一吻。
    闻乐拿出手机看了眼,已经上午十点,看到微博推送的通知,想到昨天周考准备的惊喜,又打开笔尖看了看,看到那新增的一栏,心中仍旧十分欢喜,似乎连带着对周考的气也消散了。
    不由问周考,“你是怎么想到要做这个板块的?”
    周考道:“自然是为了方便我女朋友带货。”
    “你最近就是在忙这个?”
    周考道:“不止。笔尖最近正在关注一家物流公司,打算通过收购这家物流公司,做笔尖自己的物流。若是想要那些山区的商品流出,交通仍然是非常重要的问题。等笔尖成立了自己的快递,会主要针对对那些山区复杂地形做方案,方便商品运输。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保证那些商品顺利流入市场。”
    闻乐心中感动,原来周考想得比她还多,可见周考不只是想给笔尖一个好名声,也更不是单纯为了秀恩爱,而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做好这件事。
    周考是真的懂她,并且认可她的想法,闻乐突然庆幸,茫茫人海,她能遇到周考,“周考,能遇见你真好。”
    周考笑道:“能遇见你才是我的福气。”
    周考看着闻乐,低声道:“你知道的,周家男丁多从政,而我也不会违背父亲的期望。”
    “我会继承周家一脉相传的抱负,而或许你自己都没有发觉,你的很多想法都与我的规划不谋而合。我何其幸运,能遇到这样优秀的你。”
    闻乐愣了愣,周考真的要从政?那笔尖...
    周考似乎能读到闻乐心里的想法一般,道:“笔尖是我第一个项目,就像是我亲手带大的孩子一样,孩子的爸爸只能把孩子安心的交给孩子的妈妈,你说对吧。”
    闻乐心中有些震惊,“你说什么?”
    周考是说她想将笔尖交给...她?
    周考道:“我从我们在一起的那一天,就不认为我们会分开。我们三观相同、能力相匹配、门当户对,最重要的是我们彼此为对方所吸引,哪怕过去了三年,依旧只能为彼此心动。”
    “我们的灵魂彼此契合,世上在没有如此般配的灵魂伴侣。”
    “我从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刻就想和你走过一辈子。”
    “我想你也应该能够感受到,我们彼此之间合拍的频率,并不只是因为热恋期分泌旺盛的多巴胺所导致的,我最懂你,你也最懂我。”
    “如果孤独是一种毒,那它在世上就只有一种解药,而只有我才能化解你的孤独,同样也只有你,能化解我的孤独。”
    “我知道你会喜欢笔尖的,我也知道你会喜欢做笔尖的过程。”
    “笔尖大概是我亲手准备的一份聘礼。”
    闻乐呆若木鸡地看着周考。
    周考看着闻乐,突然道:“你不会不记得昨天答应过我什么吧?”
    闻乐想到昨晚周考说得话,心中一跳,有些紧张,却故意做忘记这事的模样,“什么事啊?”
    周考眼睛眯了眯,怀疑地上下打量闻乐 。
    闻乐眼神飘忽,不与周考对视。
    周考撩起闻乐的一缕发丝,道:“你知道我们家规矩严...”
    闻乐心道:我不知道啊。
    周考继续道:“既然我不守规矩被你拿走了清白...”
    闻乐:what
    周考:“那势必得娶你了。你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