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赌 (校园,1V1) 天生尤物【快穿】高H 背德情事(高H)

失眠

      这近似诱哄的话一说出口,康伯年自己先愣住了。
    就在那个瞬间,他几乎分不清梦境现实,过分的话脱口而出。
    梦中的他对他的小乔做什么都合情合理、驾轻就熟。可眼前的娇宝宝实在太小了些,亲亲抱抱已是极限,更进一步的事……
    他不能,也无法说服自己。
    但乔楚岚对康伯年是毫无保留的。
    她并不在意康伯年是真要给自己“察看病情”,还是借口此事“意欲不轨”,只要是他,她没什么不可以。只不过此时的小姑娘对男女之事还一知半解,知道恋人可以拥抱接吻,更亲密的活动她还没有学习到,只觉得自己难受,却不知该如何排解。
    见康伯年说完那句话又没了下一步动作,乔楚岚仍不死心的想搞清自己异常,她颦着眉拉起睡裙,少女娇嫩美好的私密处就这样全无遮拦的向眼前人展示出来,忧心道:“这样可以看清吗…要不要开台灯?”
    康伯年哪敢要她开灯,在女孩的催促下囫囵查看一番就下了结论:“没事,只是很正常的生理反应,说明咱们小乔长大了动情了而已。”
    房间的窗帘没有闭紧,有皎洁的月光映入室内,但这一点光线并不足以让人视物。康伯年这一瞥只扫见她肥嘟嘟的阴阜,以及一道矜持闭合的细缝。
    他不敢细看,说话间,抽出几张纸巾递给乔楚岚。
    小姑娘不接,很理所当然的指挥康伯年:咦~自己擦好猥琐,还是你帮我吧,要轻一点哦~
    自己擦猥琐?他擦就不猥琐了?
    康伯年反思自己是不是脾气太好了些,让这小丫头蹬鼻子上脸,什么事都好意思指派他做了。
    不想多跟她做口舌争辩,康伯年默默白她一眼,握住女孩一条小腿清冷道:腿张开些,别乱动,很快就好!
    男人几乎是闭着眼乱擦一气,时轻时重,弄的小姑娘更是情动忍不住呻吟出声,还不忘抱怨这让她难受得要命的反应:嗯…呀…你好好擦呀……这算什么生理反应嘛,嘴巴亲亲却从别处流水…好讨厌啊…”
    康伯年被她扰得头晕,怀疑小丫头根本没上过生理课。那里流水当然是为了让阴道顺利接纳阴茎入内…可见她这迟到早退逃课的坏毛病,已经严重影响到常识判断了!
    为了不让她再说出更多惊人之语,康伯年替她擦完一把撩下裙摆将两条美腿遮严实,利落的将纸投进纸篓,背着她往床边侧躺过去,再不说话,要直接睡觉的意思很明显。
    其实,乔楚岚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她就是很开心又很兴奋,只想折腾康伯年——毕竟看正经人无奈抓狂什么的真的会上瘾。
    眼见康伯年不理人,小姑娘盖好被子,默默鼓着嘴巴想坏主意。
    康叔叔?康伯年?小~康~康~没过一会儿,小姑娘又爬起来,海妖似的趴在他耳边吹气,康伯年就跟入定了一般呼吸均匀一动不动,看起来已经证得佛果。
    乔楚岚半晌没得到回应,气恼的坐起来推他肩膀,娇滴滴又恶狠狠道:康伯年!你到底要怎样嘛!
    康伯年毕竟不是个出家人,见小姑娘又在炸毛边缘,只好起来把人抱到怀里,好声好气的说:这都凌晨了你还不睡,明天不要早起了吗?不要长个子了嘛?我还想问你要怎样呢,再折腾折腾天都亮了!
    乔楚岚是兴奋的过了头,完全没有睡意。
    她想了想,今天的他简直比平时更好说,该知足了,但还是娇蛮道:那好吧!咱们可以马上就睡…不过……我现在没有小内裤,直接睡觉很奇怪哎,要不,你去楼上帮我取条内裤吧!
    康伯年听罢简直气绝。
    这大半夜的,他偷摸到乔楚岚的卧室……去取一条少女内裤?这被人看到还解释的清?也太变态了!
    在康伯年思考的短暂时间,乔楚岚又加重砝码道:是的呀,我明早不能这样…回去吧……就算没人看见什么,总归会不好意思的嘛!
    康伯年对此无言以对。因为她说的也有点点道理,小女生也确实很难为情。
    他深吸一口气,提出了解决办法:嗯……小乔说的没错,但我们以后要是在一起,难免要坦诚相待是不是?我想了想,提前适应这种情况也没什么不好,你今晚努力克服一下,当作实习了。至于明早…我来想办法,肯定不会让你光着屁股在家里乱跑就是!现在,我们可以睡了吗?
    难得康伯年主动说起以后一起如何如何,乔楚岚听了觉得很是有理,加上康伯年又打破规矩,上手把她整个楼进怀里抱着躺下,小姑娘舒心满足,再没有作妖的理由。
    乔楚岚的兴奋失眠在康伯年有节奏的轻拍下消失无踪,号称睡不着的小姑娘窝在爱人肩头睡得香甜,只苦了康伯年又要用超人的意志力与人欲做斗争。
    等身边小人呼吸渐渐均匀绵长,康伯年才轻轻将人移到软枕上,又细心给人盖好被子。这才捡起乔楚岚扔在一边的纯白色小内裤进了洗手间。
    果然如她所说,巴掌大的棉质布料全被淫水打湿,可以想见刚才那一吻,小姑娘有多动情了。
    浴室中,明亮的灯光下,康伯年握住条内裤怔怔出神,想做些什么又觉得自己变态至极…好一番心理挣扎,康大书记到底没抵住诱惑,把那条小小的白色布料凑近鼻尖——一种骚甜诱人的气味混合着她身上的茉莉香气,纯欲合度令他欲罢不能。
    康伯年到底守住了最后一点操守,不顾下腹隆起的那一长条巨物,冷着脸站在台盆前给小姑娘洗内裤…
    ——————————————————————
    小乔:不是,他是不是有病?都要上车了居然还能跳车?
    作者:还不是因为你太小?还不是因为你好骗?要是你自己知道该怎么操作,他怎么逃的了啊!上次也是你先“上手”的嘛!番外继续啊!小笨蛋!
    老康:你们不要挑战我的道德操守,法律原则要不要讲的?道德底线还要不要?满脑子黄色废料,智商都要受影响!
    小乔(白眼):…
    作者(白眼):你清高你了不起!有本事你一直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