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二百四十章:番外三

      慕子染已经很久没有睡的这么安稳了,当她从床上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的事情了!
    昨天晚上她好想梦到那个男人了,她感觉自己也已经好久没有梦到那个男人,但是昨天晚上的感觉,确是那么真实存在的感觉。
    她有些蒙,只是感觉自己的浑身无力,脑袋晕晕的,慕子染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猛然的才记起昨天晚上她做梦的那些画面...
    额...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想起那一幕慕令人脸红的画面,慕子染紧紧的抱住被子,直到自己低头无意中发现自己身上布满了印记,这才整个人都惊呼了起来,极力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记得昨天晚上她穿睡衣睡觉的,怎么会这样,难道昨天晚上的那些画面根本就不是梦,可是如果不是梦的话,又会是谁和她...
    “睡醒了?”江北墨若无其事的端着一份早餐走了进来,将手中的牛奶放在一旁,继续说道,“先吃点垫垫肚子,看你睡的这么香,早上的时候就没有叫你起床!”
    一份简单的早餐,一声溺宠的关怀!
    明明他们之间才经历过生离死别,可是江北墨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用着最温柔的声音,以及最深情的眸光望着坐在床上的女人。
    “江...江北墨...”慕子染瞪大眼睛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
    男人走过来,站在慕子染的床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伸手在慕子染的脸上捏了一下,“怎么了,两年不见,不认识我了?”
    慕子染浑身一愣,身体很是不自觉的颤了一下,头脑更是像短路一般的片空白,时不时的传来一阵嗡嗡的声音,她想要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在她看见江北墨那张熟悉的俊颜,听见他的声音时。
    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天神经都在瞬间绷紧了,就连呼吸都停顿了下来。
    慕子染红着眼眶道,“江..江北墨,真的是你吗?”
    男人摊开自己的双手,菱角分明的俊颜上勾起一抹微笑,他回答道:“要不然,你以为我是谁?”
    泪水在这一刻突然止不住的溢了出来,慕子染不顾一切直接冲进了江北墨的怀里,根本就没有在意到自己是否穿着衣服。
    江北墨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女人,被子滑落在一旁,慕子染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的呈现在这个男人面前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状态。
    她只是想紧紧抱着这个男人,害怕现在就是一场梦,等她醒了这个男人又消失了。
    “染染你起床...”
    “砰”的一声.
    江北墨顺手抓起一旁的牛奶杯子就往门上砸去,直接将还未来得及走进来的慕子棠挡在了门外,随口吼了一声,“滚出去!”
    “特么的...什么情况!!”慕子棠一脸蒙蔽的站在门外,丝毫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中午的,这个男人又发什么疯?
    慕子棠皱着眉头,心里冷哼道,早知道就不救这个男人了,肯定又在里面霍霍他妹妹了。
    江北墨紧紧的将慕子染圈在自己的怀里,摔完杯子才意识到,为什么不先给这个女人盖被子,摔啥杯子呢??
    不过估计是因为他下意识的想要阻止别人进来,才顺手砸了过去,算了算,反正这个女人在他怀里也挺安全的。
    慕子染在这一刻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一个怎样的状态,推开江北墨的身体,拉起一旁的杯子刚想盖在自己的身上时,就被江北墨直接压在了床上。
    “我一定是在做梦,江北墨已经死了,这一定是梦...”慕子染闭上眼睛嘴里小声的嘀咕着什么。
    “真的希望是在做梦?”男人笑了笑,身体微微前倾,贴近她,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用着一种从未有过的那种玩世不恭的语气对着慕子染说道,“看来你对昨天晚上的记忆还不太深刻啊,要不要我帮你在回忆一下?”
    慕子染一开始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等到江北墨靠近她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女人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她伸手紧紧的抱住江北墨的脖子,像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
    “没事了,染染,我回来了,从今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别哭好吗?”江北墨翻下身,躺在慕子染的另一侧,紧紧的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染染,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保证!”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要脸了?”慕子染躲在江北墨的怀里,吸着鼻子。
    “有嘛?”江北墨勾唇笑着解释道,“那是你没见过我不要脸的时候,要不要现在体验一下?”
    “江北墨,你混蛋...”
    “嗯,那也是你慕子染的混蛋,而且我保证你以后再也甩不开我这个混蛋了。”
    慕子染躺在江北墨的怀里,红着眼眶哽咽道,“江北墨,我爱你,真的好爱好爱你,别再丢下我了!”
    “放心吧,以后我那也不去,我还指着你养着我呢?”两年前江北墨将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全部转到了慕子染的名字,他想过,自己给不了这个女人全部的爱,那就给她自己所有的财富。
    车子房子,公司统统划到了慕子染的名字,江家的两位老人也没有任何的异议,毕竟这个他们江家欠这个女人的。
    “对哦!”慕子染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般,拧着江北墨的耳朵说道,“哼,那你也要把的照顾好了,要不然姑奶奶一个不高兴,就直接将你丢出去,不要你了!”
    江北墨挑着眉,饶有玩味的垂眸望着慕子染身上的痕迹笑道,“我技术那么好,你舍得嘛?”
    “你..江北墨,你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这么不正经了啊...”明明这个男人以前是那种霸道大男子主义的男人,为什么现在却变成了这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简直刷新了慕子染的三观。
    “我说的明明就是事实好不好,我技术不好吗?那么卖力你是不是应该夸我一下....”
    “滚...”
    “乖嘛,宝贝来夸我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