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总有渣攻妄想复合[快穿]_分节阅读_134

      严罪了然地从顾衍之的反应里看出了他想说的话,目光里带着几分笑意,低下头去亲了亲羊驼脑门上的卷刘海。
    一旁的莎莎看见这边她心里一直崇拜的偶像,对着一只羊驼又亲密又宠溺的模样,心里觉得怪异的同时,也带着几分嫉妒。
    她走到胡伯身边,有点失望地想,“胡伯,严哥哥他是不是……从一开始就不想结婚啊?”
    叼着个烟斗的胡伯一边吃这烤鸡,一边瞅了莎莎一眼,“人家要是想结婚,跑阴草原里来干嘛?”
    莎莎低头,撅起了嘴巴。
    ·
    傍晚的时候,严罪终于哄好了坨大爷,跑出去问莎莎要羊驼的药,莎莎有些不情不愿的给了,这小姑娘的情绪严罪自然是感觉到了的,但是他没有问,道了谢转身就准备回帐篷。
    莎莎看也不看就知道严罪是要把药给那只羊驼的,可她下意识的往周边看的时候,却很诧异的发现那羊驼竟然不在周围……?
    再看看严罪的方向,一个念头划过了莎莎的脑中,她愣了愣,突然喊道,“严哥哥!”
    严罪回头。
    “那,那只坨儿……”莎莎有些意外地说道,“是在你帐篷里吗?”
    严罪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他知道那小姑娘还想问点什么,但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婚约是父母辈定的,带着点联姻的意思,原主最大的愿望就是摆脱这桩婚姻,同时也有父母的控制,严罪本来有无数种方法达成原主的愿望,但前提,是他没有在阴草原里找到顾衍之。
    传闻中的阴草原,一区既不复返,没有人能活着离开阴草原,已经成为了传说,但他和顾衍之不一样,他们两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个世界的魔障,自然也拦不住他们。
    “早点休息吧,明天会送你们走的。”严罪最后说道,小姑娘进阴草原应该也是为了找他,但严罪从一开始就不打算结婚。
    这是他的底线。
    说完这句话后的严罪没有顾忌莎莎彻底暗淡下去的脸色,钻进了帐篷。
    一进去,就发现那羊驼似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缩在他睡袋里面的小鼓包。
    严罪挑了挑眉,走过去一看,果不其然,就看见了那张让他魂牵梦绕的脸。
    “情意绵绵啊。”顾衍之一把掀开了睡袋,冷着脸斜了严罪一眼。
    “我也这么觉得,”没等顾衍之发作,严罪也钻进了睡袋,有点儿挤,但他不介意,搂着顾衍之,亲了亲他的鼻尖,“这样也能让我给遇上。”
    “可拉到吧,遇上了你也没认出来,”顾衍之翻了个白眼,钻进严罪怀里,闷闷道,“还说什么化成灰都认得出来……渣男!”
    严罪嘴角咧开了,“我没想到这个可能,这个世界在原主的记忆里,是没有这种可能的,所以一开始才没有反应过来。”
    “不听!”顾衍之哼哼唧唧道。
    严罪笑了笑,揉了揉他的脑袋,突然低下头,在他耳边道,“不过现在想想,确实是我的问题,你嗯嗯的时候我就该认出来的,那么好听”
    “严罪!”顾衍之从睡袋里面猛地钻了出来,一把搂住了严罪,然后凶神恶煞地在他脖颈处咬了一口,“我跟你说我原谅你已经是大发慈悲了你可不许在这得寸进尺”
    “好好好,不得寸进尺。”严罪说着,把人给接住了,一边搂怀里,一边伸手在他屁股上面捏了一把,“是我错了,屁股我也该认出来的。”
    “你还说!”顾衍之直起身子拍了严罪一巴掌,脸有点儿发红,盯着严罪一副一本正经讨论问题的模样,登时就更红了。
    “过来,”对上他的目光,严罪眼底含了点笑意,“让我好好认认,下回绝不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顾衍之对上他的目光,脸有点热,凑上去在严罪胡茬子下巴上咬了咬,“那你可得认好了。”
    严罪嘶了一声,“嗯。”
    ·
    第二天一早,严罪就给了莎莎一个罗盘,那个罗盘是从顾衍之身上随便拿的一个小指南针,严罪稍微改造了一下,在上面赋予了自己的精神力,保证罗盘不收阴草原磁场的印象,能把人顺利带出草原。
    交罗盘的时候,莎莎的目光里带着几分不敢置信,她盯着严罪看了很久,最后还是不死心地问了句,说严哥哥你不一起走吗?
    她可以选择自己去中止这段婚姻,但人人都知道,阴草原不是个好地方,她不希望严罪因为不愿意接受他们的婚姻,而在这里遭罪。
    但是严罪很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她,连个理由都没有给。
    莎莎这才算是彻底明白了,胡伯之前为什么一直劝她不要去尝试没有戏的事情。
    是啊,严罪连对一直坨儿,都能露出那么温柔的表情,但是在面对她的时候,却连一个笑容都不愿意给。
    两个人在一起,如果连一起高兴,一起笑都办不到,那还有什么意思呢?莎莎想。
    收拾好了东西,重新坐上了坨儿车,根据严罪给的罗盘,莎莎眼见就要离开这个地方了,临走前,他还是忍不住朝草原上孤零零的帐篷看了一眼。
    但是她没有看见那只羊驼。
    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再看见了,就在坨儿车越走越远时,突然,那个帐篷被人给拉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男人?
    虽然离得已经有点儿远了,但莎莎还是能看见那人的模样,白皙的皮肤,唇红齿白的样貌,一双桃花眼上含着七分情意,那人走上前去,就直接搂住了严罪。
    那种亲昵的态度,看得莎莎下意识地就叫了出来。
    很快,他就看见那人勾住了严罪的脖子,严罪也没有丝毫要反抗的意思,反倒转过头吻住了那人,两个人的身体,在清晨的日出中交缠在一起,化成了一道长长的影子,仿佛能延升到海角天涯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