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0021马行里街.初吻

      遇仙正店。
    “你与你的侍女,好像特别要好。”
    “当然,宝燕与我从小一起长大,虽说是侍女,但是我们都拿她当家人看待的。”
    “如此亲近的情分,倒也叫人羡慕。”
    裴絮不解,抬眼看着郭彦启。
    “我很小的时候,大哥就已经成婚了,早早就搬出了府上,打小我就跟在二哥脚边。二哥对我很好的,一直就很疼我,不过没几年,他也入了仕途,后来我也封了将,就一直跟在他身旁。二哥他眼光远大,胸怀万民,我也要努力向他看齐。”
    谈话间小厮把饭菜送上,两人吃喝起来。
    听着郭彦启忆当年,裴絮也想起了很多小时候与宝燕的画面。
    每回溜到街上自己就会拉着宝燕一起到店里吃喝,一起在街上逗猫,一起去到金明池游园,没有一回不是宝燕在旁,也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自己第一次来癸水,不敢告诉其他人,只得让宝燕帮忙想办法,年长两岁却也没有经验的她,还是羞着脸替自己去要了月事带,第二日不小心弄到床上了,又是她大早起替自己洗了被铺。
    想起这些,裴絮心中不知为何泛起一股酸涩,甚至想宝燕能瞬间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絮妹?你怎么了?饭菜不合胃口吗?”
    “啊?不是,我。。我不太饿。”
    “那用过饭,去新门瓦子看戏好吗?”
    “那个。。启哥哥,今日,今日可以不去看戏吗?我想去。。夷门山走走。”
    “亦可,那我去请檐子。”
    夷门山在城西郊外,轿夫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到。
    夷门山下有个小园林,园中的荷花享负盛名,可能临近佛诞,且盛夏未至荷花未开,此时前来游玩的人也不多。
    裴絮以前很喜欢缠着娘带她来夷门山郊游,有次和宝燕在园里捉迷藏,捡了只花猫,求了娘很久都不同意把它领回家。后面每次到夷门山来,她们都会给花猫带点吃食,看过花猫生了一窝又一窝的小猫。
    不知道何时起,就很少到夷门山了。难得今日兴致高涨,来都来了,不如再到园内找找那只花猫,看看它和她的孩子们可还好。
    可惜两人在园中绕了好几圈都没找到花猫,只好坐在荷花池旁的长凳上稍作休憩。
    “也许它们已经移居了。”
    “不会的,去年立秋我们来过看它,它还刚生了两只猫崽呢。”
    “世间万物总是这样的,等到你不找它了,说不定它就会突然冒出来。”
    裴絮虽未反驳,但并不认同郭彦启的话,想着要是宝燕在旁,肯定会和她一同坚持找猫的。
    无聊下放眼一池的荷花,幽幽碧绿的池塘,冒着数十个花苞,满眼清凉看着才觉心旷神怡些。
    两人同坐在长凳上,望向池中的荷花。虽然池中荷花花期未到,只生了个花苞,但青色粉色白色,孑立水中也生动可爱。
    裴絮深吸了一口气,清新的空气进入胸腔,带走一大片不见花猫引起的失落,闭眼静听环绕耳边吱吱的鸟鸣,心情也变得平和起来。
    “启哥哥,你也闭上眼睛听。”
    郭彦启不解,问道,“听什么?”
    “听鸟鸣,听风吹,听平和安宁。”
    郭彦启无心听风,只凝望眼前,正闭眼舒展呼吸的裴絮,突然觉着她与那晚梦中嘟嘴讨吻的模样重迭在了一起。
    第一次不假思索,想顺从内心的意志,做些越距的事,便侧过头往她洁白如荷苞的脸上吻去。
    “是花猫和它的猫崽!”裴絮听见猫叫声,兴奋地站了起身。
    还没等郭彦启的嘴唇碰触到柔软的脸颊,隔壁那人早已跳起身,跑到远处。
    “启哥哥,花猫在这里,在这里。”裴絮背着身朝郭彦启大喊,招呼他过来看。
    郭彦启僵在半空,赶紧转过身装作无事发生。窃香失败,叹了口气,还是走了过去,与她一同蹲下,观抚花猫。
    “它就是大花,这个小小瘦瘦的就是花生,这边胖胖虎虎的是瓜子,可爱吧。”
    “嗯。”
    “你看它们现在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哪还有心思细听裴絮介绍那几只坏他好事的花猫,郭彦启还一心想着刚刚几乎成功的香吻,搭手随意抚弄着那几个不请自来小家伙,一不留神,就被花猫在手背上抓了叁道。
    “啊,启哥哥,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浅爪一道而已,不疼的。”
    “怎么可能不疼,都流血了。”裴絮掏出手帕,握住郭彦启的手,替他包起受伤的手背。
    手忙脚乱打好歪歪扭扭的结,抬头对上郭彦启炙热的注视,看得裴絮内心一阵不安。
    这样的对视,奇妙的氛围,再笨也能感觉到即将有事发生。只是会发生些什么?说不准是期待还是害怕,她咽了咽喉咙,看到郭彦启也同她一样,喉结滚了一滚。
    郭彦启俯低身靠近她,天人交战一瞬间,鼻尖又传来那阵莓果般的甜香,不再犹豫,对着她的樱唇,便吻了下去。
    听见裴絮嗯地轻哼了一声。
    姑娘家的嘴唇都是这么绵软的么?像是压在一口乳酪冻上,软软弹弹,郭彦启微张嘴,伸出舌尖,舔了舔裴絮的唇,想试试唇上是否有与香气同样的甜腻,却把裴絮吓出了声,连忙向后退了一步,重重地推开他,站起身来。
    郭彦启愣了愣,才从刚刚的情不自禁中回过神来。
    “对。。对不起,裴小。。絮妹。”
    裴絮捂着嘴唇转过身并未理睬。
    “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对不起。”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轻薄我呢。”裴絮此刻心跳加速,五味杂陈,说不上是兴奋,难堪,羞愧,紧张,生气哪一种,抑或是每一种都有。
    “我。。刚刚突然觉得你很好闻,所以。。。”
    “别说了,我要回府了。”裴絮捂住耳朵,一溜烟跑走了。
    “絮妹!絮。。”郭彦启心下后悔,刚刚就不该如此鲁莽冲动,偷亲芳泽,现在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想了想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裴絮跑得还挺快,一转眼就跑到园子口,追上她时,见她满脸通红,正准备上檐,临了还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郭彦启也不便再追,想着自己百口莫辩,还是先冷静冷静,过几日再上门解释吧。
    不过,也没什么能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