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赌 (校园,1V1) 天生尤物【快穿】高H 背德情事(高H)

付清和她的奶奶

      同乐村的记载最早见于樊城地方志,在明末清初年间曾是一片繁华集市,民国时期逐渐发展成手工艺人聚居的民居,为木质结构的单层或双层平房。抗战年间,同乐村未受战火波及,木质结构建筑群得以保留。
    同乐村是改革开放后樊城市区里第一批列为文物保护的古建筑群。为了最大程度地保留古建筑群的原始风貌,旧城改造受到限制,只改建了水电燃气等基础市政设施、修缮加固了既有房屋,建筑规划与民国时期的民居相差不大,至今居住于此的居民仍只能去巷尾的公共区域如厕和洗漱。
    由于生活的不便,许多原住民逐渐搬离同乐村。及至目前,在同乐村居住的大部分都是只能付得起低廉租金的租客,像付清这样仍旧住在同乐村的本地人已经很少见了。
    苏期溪初来樊城读书时,和同学一起逛过同乐村。不知什么原因,这样有特色的古建筑群并没有太商业化,游客也稀少,空有4A景区的名头,逐渐沦为城市的平民窟。
    再次走进同乐村,抬头看到头顶高大的石质牌匾书写者的“同乐村”三个大字,苏期溪有了完全不一样的心境。
    曾经她以游客的身份造访此地,对高低错落的木结构建筑颇为喜欢,拍了很多的照片,觉得居住在这里是一种古色古香的享受。
    可如今她来,却是为自己那素未谋面的学生。一想到自己的学生住在这样一个生活不便利的地方,她就有些心酸。
    苏期溪攥紧了手中的帆布包,希望这些钱可以或多或少地帮到付清。
    她从不挣昧着良心的钱。
    苏期溪站在同乐巷十九号门口,看着陈旧的木门和贴着报纸的木窗,她有些不敢敲门。
    不知该如何自我介绍,又该怎样解释这个钱。
    “找谁呐,小妹。”苏期溪正鼓起勇气要敲门,就有个人打断了她。
    苏期溪侧头,看见了说话的人。
    一个比她还矮一个头的老太太,花白的头发,眯着眼睛问她找谁。
    老太太穿着一件花衬衫,图案是很老的红底蓝花的样式,肩膀处有垫肩,衣摆处打了一个红色的补丁。补丁的边角被岁月磨出了白色的棉线,在微微徐来的风中一摆一摆。
    “我……我找付清。”苏期溪口舌有些打结。
    “找谁啊?”老太太从裤兜里掏出一个老花镜带上,凑近了苏期溪的脸看。
    苏期溪被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
    随后她意识到了老太太的耳朵不好,又往前凑近身子,大声在她耳边说:“我找付清,我是她的老师。”
    “找囡囡的?”
    老太太“哦”了一声,拿出钥匙开门。
    老太太眼睛也不好,手颤抖着对了好几次锁眼,才打开了门锁。
    她领着苏期溪往内走,拉开灯绳,昏暗的室内被白织灯黄色的灯光笼罩。
    这个屋子有些年代了,一进门就是厨房,瓷砖砌的灶台,剩饭和剩菜都用罩网盖着防蝇,这么热的天气也不知道会不会放坏。
    再往内走,苏期溪看到了冰箱,然而冰箱并没有插上电。大概是老太太节省,怕费电就没有给冰箱插电。
    客厅里摆着一张旧式方桌,四个塑料凳累成一摞摆在方桌下面,皮沙发靠着墙背,沙发上都是白色的划痕。
    “这里……这是囡囡的床。”老太太在皮沙发上坐了下来,指着墙壁的另一边。
    苏期溪顺着她的手看过去,看到一张铁架床的上下铺,上铺上放了许多杂物,下铺用一块棉布作床帘遮住,床边有一个书桌,桌上放了盏台灯和一排整齐的书,一根长长的插线板从厨房那边接过来,插板刚好能放在书桌的下面。
    “付清呢?”苏期溪怕老太太听不见,又凑近她的耳朵问了一声。
    “囡囡,没回来。”老太太摇摇头,又颤巍巍地去拿了个搪瓷杯,拿开保温水壶的瓶塞就要要给苏期溪倒水。
    苏期溪哪敢让老人家伺候她。她让老太太坐在沙发上,从厨房又拿了个杯子洗净,倒了热水,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谢谢,谢谢小妹。”
    老太太两只手捧着搪瓷杯,端起就要喝,苏期溪连忙阻止她:“烫,奶奶你等会儿喝。”
    “好,好。”老太太听了话,又问苏期溪:“小妹,你是谁啊?为,为什么找我家囡囡?”
    苏期溪想起了自己的奶奶。
    她的奶奶上月生了场病,她自己、她父亲、继母三个人轮番在病床前照料,等奶奶康复之后,父亲才把她接回家中贴身照料。所幸那场大病之外,奶奶身体仍旧康健,还未出现付清奶奶这样健忘耳聋的症状。
    但老年人,迟早都会有这一天。
    苏期溪极其耐心地回答老太太:“我是付清的老师,我来找付清有点事儿。”
    “是学校让你过来的吧?”老太太想了一下,从茶几下方的抽屉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来,“学校太照顾付清了,说什么……什么贫困补助,还有……还有政府补贴,什么什么赔偿……前两天才给了我们好多钱呢!钱……钱都存在卡里了,密码……密码在囡囡那里,我记不得……”
    苏期溪愣了一下。
    贫困补助?政府补贴?难道老太太完全不知道付清和李德华的事情?
    苏期溪的心脏突突地跳起来。
    老太太还在继续说:“自从囡囡她爸妈走了以后啊……政府终于开眼来照顾我们了!一开始还说什么肇事没有补偿,这不,人家还不是,还不是……赔了嘛。”
    苏期溪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老太太的面孔,认真听着她断断续续的讲话。
    老太太浑浊的眼睛里满溢着泪花,说着说着就开始哭她的儿子和儿媳妇酒驾出车祸的事情了。她说她一直都在养老院住着,这次回来就住几天,之后还要继续回养老院,毕竟孙女还要读书,也不能一直让孙女照顾她一个老年人。
    看来,她对自己孙女被禽兽老师糟蹋的事儿,毫不知情。
    这一瞬间,苏期溪没来由地为这样的欺骗怒火中烧。
    是学校领导么?他们欺骗了付清的监护人,又以金钱为诱惑,让付清一个受害者来独自承担令学校蒙羞的秘密。
    苏期溪深呼吸几口气。
    她用手盖住了老太太皱纹遍布的手,说:“不是来找您要回钱的,我是来找付清的。有她的电话号码吗?”
    “哦哦哦……”老太太把卡放回原位,用老年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免提声音开到最大,彩铃响了几声之后,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又软又清的声音。
    “奶奶,我还有十分钟就到家了!”
    “好,好,囡囡快回来诶。”没等苏期溪说话,老太太就挂断了电话。
    这十分钟,对于苏期溪来说,和今天上午收下封口费时一样地漫长且煎熬。
    慢慢冷静下来之后,她才想到,或许,欺骗奶奶是付清自己的主意。
    苏期溪的心很乱。她有许许多多的猜测,都只能等付清回来之后再问。
    可她只是一个实习老师,付清甚至没有见过她,又怎么能说得出口。旷野说李德华强奸、家暴,那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她的再次询问,会不会对付清和她奶奶造成二次伤害?
    苏期溪甚至想起身就走。
    她开始后悔自己这莽撞的决定。
    应该过一段时间,找个合适的理由——比如说中秋节学校发的慰问金之类的;或是先联系好付清,直接把钱转账到她的银行卡,也不需要见面。
    再怎么都比现在这样体面,也能照顾到付清的感受。
    付清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条杀好的鱼。
    她似乎从未想过家里会来人,手里提着的鱼差点掉到了地上。
    “付清,你好,我是你们班里新来的语文老师。”
    苏期溪从沙发上站起来,尽量温和地微笑着,看向付清。
    付清比她在视频里见过的还要瘦,她穿着一件绿色的连衣裙,两根又黑又亮的辫子垂在胸前,瘦削而苍白的脸上,一双眼睛大而圆。
    可这眼睛也失去了这个年纪应有的光彩,眼下的乌青莫名地有些渗人。
    刚好又有一阵风穿堂而过,付清的连衣裙下摆被风扬起,露出纤细的小腿。纤细到营养不良的程度。
    苏期溪的心被揪紧了。
    在苏期溪的注视下,付清口中喃喃道:“苏老师……”
    苏期溪拍了拍座椅,想让她过来坐下,可她却看了一眼苏期溪,后退了两步。
    苏期溪还没来得及问她为什么知道自己姓苏,付清就咬着下唇,小声道:“苏老师,我们出去说吧。”
    苏期溪回头看了一眼老太太,便同意了付清的请求。
    ---
    作者废话:
    推荐读一下《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李德华参考李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