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三十三探病

      柳迟同谢敏回来的时候,两个人衣衫发丝凌乱,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令人浮想联翩。
    姜尹看看柳迟,又看看谢敏,一个脸色发黑,一个脸色桃红,“这是怎么了?”
    柳迟垂头答道,“女郎跌倒了。”
    “跌倒了?我看你们还滚了两圈吧!”
    柳迟不语,恭敬地在一旁站好,等待责罚。
    广平公主连忙过来抱住谢敏,大呼,”敏儿你怎么醉成这样了!“
    谢敏笑弯了双眼,脸颊上露出两颗小酒窝,面色红润若赤霞,口中叽叽歪歪地不知在念什么,像是“落水”,又像是“洛神”。
    广平公主忙喊来仆妇准备醒酒汤,又安排谢敏去休息。
    姜尹趁广平公主忙活,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柳迟,见他下巴处有一道红痕,似是在哪里磕碰了,刚想相信两人是真的跌倒了,眼睛一转,又觉得说不定是谢小狐狸占了柳迟便宜呢,小丫头竟然连公公都下得去手!
    谢敏小丫头在谢敛和广平公主的影响下长大,往后要变成狐狸小色鬼啊!
    姜尹下决心以后要好好保护柳公公的清白。
    回宫的路上,姜尹对柳迟说道,“今日辛苦你了,谢敏喝多了酒就会耍酒疯。”
    柳迟依然垂着头,“没能照料好谢家女郎,请娘娘责罚。”
    “不罚你,既然是你被非礼——呃,咳,反正与你无关。“姜尹生硬地转移话题道,“如今天下南北皆有大事发生,这个时候,若是有些对陛下不利的谣言传出,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柳迟一怔。
    姜尹说道,“只是问问你的看法。”
    柳迟道,“国家有难时,百姓最辛苦,所以免不了听信一些无根据的谣言。”
    “那你觉得这些谣言的源起在哪里?”
    柳迟思索片刻后说道,“有些必定是百姓自己胡思乱想的,有些怕是有心人故意放出。“
    “有心人为什么要特地放出对陛下不利的言论?”
    “那,无非是为了动摇民心。”
    “你的意思是,有人要篡位?”
    柳迟身子一抖,道,“奴没有这个意思。”
    姜尹见他脸色苍白,知道是吓着他了,小太监到底不敢乱说话,于是便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皇帝焚膏继晷了大半个月,终于病倒了。
    姜尹前去探病。
    因为现在天下的情况不容懈怠,皇帝仍在书房处理政务。
    珠帘一开,却见卫晗也在,她一身茶花白衣衫侍立在病恹恹的皇帝旁边,看起来带着些不吉利的丧气。
    姜尹正要觉得尴尬,皇帝书桌前那位身姿修长的大臣转过身来,可不就是大半月没见的谢敛嘛!
    姜尹心道,他们倒像是一家叁口。
    正想着,那边卫晗同谢敛都行礼道一声“皇后娘娘”,姜尹随口应着,又同皇帝寒暄了几句,见皇帝同谢敛似乎在议朝政,她便自觉去外室等候。
    姜尹刚刚在外室坐下,那厢谢敛清声朗朗,开始控诉,“这几个月皇宫中宫人屡次叁番被发现了无故进出,甚至偷盗物品到宫外贩卖……”
    姜尹心想,谢敛不仅监察百官公卿,连对皇宫内外都了如指掌,皇帝怎么也不留个心眼儿。
    “……这是卫尉张正潜守卫皇宫严重渎职,请陛下罢免其官职,以儆效尤。”
    啧,卫尉看来是得罪了谢敛吧,竟然直接就罢免。
    皇帝不表示反对,并且指点张正潜的副手代理卫尉职务。
    姜尹又听了片刻,觉得无趣,皇帝大概在早朝时同群臣商议完了国中大事,现下同谢敛商议的均是些官员赏罚,上至中央,下至地方,就没有谢敛探不到秘密。
    十一月下旬,天气寒冷,但屋内暖气熏香,正当姜尹昏昏沉沉几乎要睡过去的时候,谢敛从书房内走了出来。
    他眯起狐狸眼,笑嘻嘻地说道,“陛下累了,已经歇下,娘娘先回去吧。”
    姜尹撇撇嘴,正要起身,又听谢敛说,“烦请柳公公暂留片刻。”
    “留他做什么?”姜尹惊诧。
    谢敛却神神秘秘地低声说,“借用一下你的小太监。”说罢,拍了拍她的脑袋,“你不若先回去睡个午觉。”
    “都什么时辰了还睡午觉!”
    话题顺利转移,姜尹忿忿地离开了。
    柳迟直到晚饭前才回来,姜尹问他谢敛找他所为何事。
    小太监却道,“娘娘且看吧,不必费神。”说罢,就不再言语。
    姜尹很生气,有一种自己悉心培养的小太监被人策反了的痛心感,竟敢瞒着她,她的威严何在!
    但柳迟是姜尹花了一个秘密救活的小太监,不好严刑逼供,于是,姜尹决定去找罪魁祸首谢敛。
    唔,下面打算试试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