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赌 (校园,1V1) 天生尤物【快穿】高H 背德情事(高H)

39偏方(剧情)

      “姐,是不是该回去休息了?姐?”祝熙喊了好几声,才喊回失神的祝言。
    “嗯,啊,是……”祝言回过神来,就看见苏然和祝熙一脸关切的神情。
    “姐,你脸色不太好,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家姐去完洗手间回来后神情有些不对劲,祝熙已经开始懊恼是不是自己做的太过火,说着,他很自然地就握住了祝言的右手。
    苏然瞧见脸色一黑,祝熙的动作太过熟稔,正常姐弟会十指紧扣吗?他是独生子,可别哄他。
    苏然眼神暗了暗,也悄无声息地攀上祝言的左手:“学姐,刚刚你过来的那边有点吵,是发生什么事还是遇到什么人了?”
    这小动作让祝熙很不爽地横了苏然一眼。
    苏然挑衅地笑了笑,似乎在说,你这个亲弟都能牵,我为什么不可以?
    祝熙深呼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此刻顾忌到祝言的身心健康,他已经忍不住要提刀了。
    祝言身处台风眼,完全没察觉到两个男人无形的厮杀,如果知道他俩的心理活动,大概只会觉得幼稚。
    “我没事,刚刚在想点事情,那个,放下手我喝点水行吗?”祝言无奈挑眉。
    两个男人同时看了一眼,似乎还要同时三二一,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她的手。
    祝言捧起茶盏,她刚想的是别的男人。
    墨色的长发垂在脸侧,明蓝的眼眸汪着似水的温柔,甚至在遭受生命威胁的时候,他的眼神始终平静无波。
    就好似这世间没有什么东西会让他惊疑,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欢欣。
    祝言想了想,看到他的那种违和感,大概像是年轻人的身体,住进了一个死去的灵魂。
    祝言在看到他正脸的那一瞬,手脚冰凉,不堪的回忆压迫着胸腔,甚至让她有些喘不上气。
    她救的人是周述?
    不,气质气场全然不同,如果说周述是玩世不恭的纨绔二世,那眼前的男人就像是搅弄风云的幕后之臣。
    “周明佑。”他说。
    他说,那只是他们家人的玩笑,叔母有些激动,并不需要报警。
    而在祝言擒住那个女人后,她看见那个中年男人神情惨白地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拼命地跪在周明佑脚边道歉。
    而那个妇人似乎是终于恢复了理智,被她压在身下开始大哭,怨毒地望着周明佑,却不肯再多说一句话。
    周明佑拿起那把掉落的手枪,甚至给妇人装回了包里,就像只是在装一包餐巾纸一般。
    他说都是家事,但还是很谢谢她。
    祝言无奈起身,当事人都不追究,她还坚持报什么警呢。
    “您的身手很棒,在哪里作业?”他似乎对她的身份有了几分探究欲,悠悠地说:“我之前好像在白家见过您……”
    他问话的时候丝毫不在意,旁边还跪着一个老泪纵横的长辈。
    餐厅内的侍者和安保都围过来了,祝言当即摇头,退了出去。
    的确是见过的,毕竟她当年在白家做卧底的时候,也闯了不少周家的地盘,但她不可能告诉这位。
    周明佑,周述的双胞胎哥哥。早些年,她就听闻过他的名字,还去参加过他父母的葬礼。
    年少掌权,将风雨飘摇的周家生意全部洗白,政商勾结做到龙城一霸。龙城无人不晓其姓名,但为人又极其低调,好做慈善,媒体报道都不敢黑他。
    祝言走了很远,还感觉如芒在背。
    她想到那张和周述一模一样的脸,甚至有些后悔飞身过来准备“救人”了。
    当然也就一瞬的不适感,很快被她自己内心强烈的道德谴责压了下去。
    一码归一码,哪怕今天是周述在她面前被绑票,她也还是会救的——然后,私下再狠狠教训他一顿。
    不过,反正之后,也不会和周述这种人有任何交集了,毕竟,圈子也不一样。
    就当,自己黑灯瞎火白嫖了一个鸭好了,总不能让过去束缚自己一辈子。
    想到这里,祝言定了定心神,心里好受了些,她看了一眼祝熙,她还有他。
    “嗯,我们回家吧。”
    “谢谢学弟你帮忙了,有什么需求跟我说,钱也好……”
    “诶,不用,钱的事找我就好了,姐,你身体刚好别担心,有我在呢。”
    “学姐,顺路呢,一起回去吧,你忘了?我也搬到旧区公寓了。”
    “好呀,一起。”
    “啊?唔,我不想跟他一起!”
    ***
    “上次那批货的味道还行吗?”
    偌大昏暗的房间,响起回音,低低地坠入浑浊潮湿的空气中。
    周明佑撩开垂到脸侧的丝线,看到脚边被银白蛛丝包裹得密不透风的两团重物,踢了一脚,已经干瘪。
    “哥……”喑哑的声音传来。
    房间的正中央,摆着一张床,无数的丝线勾连,几乎都看不出床的形状,只可以用巢穴来形容。数只细小的黑色长脚蜘蛛正在床边活动,丝线颤动,甚至能听到它们吐丝的声音汇聚成仿若细密的牙齿咀嚼声。
    而他的弟弟,周述虚弱地躺在床上,唯一没被丝线包裹的脸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青色咒文。他只是说一句话,那咒文就蠕动着如同锁链一般缠绕得越来越紧,导致他的额头甚至出现了几丝血肉裂痕。
    那次突如其来的事故后,周述陷入了未知的沉睡,周明佑找了全世界的名医,都束手无策,直到找到一种偏方。
    现在,周述是醒了,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周明佑将他安置在城郊的独栋别墅里,不准任何人探望。
    周述醒后,二十四小时能有十分钟的清醒已算不错,更多时候,他不是在含混地念着几个名字,就是在想着吃饭。
    他不吃别的,血缘越近,他越馋,尤其是对他这个哥哥。
    周明佑本来就有些苦恼,他清洗后,周家这支剩的本家人不算多,好在今天有人撞枪口了。
    “别急,二叔说过几天要来看望你,你还记得二叔吗,就小时候你找他要压岁钱,他在人后踢了你一脚让你滚的那个……”周明佑坐在床边,笑了笑,就好似在讲很美好的亲缘回忆,“对了,你喜欢几分熟的?”
    周述舔了舔干涩的唇,看向周明佑。
    “哥,你身上的味道……你今天见到她了?把她带来给我,我的病就会好了。”
    周明佑想起,弟弟念的名字,其中一个,就是祝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