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赌 (校园,1V1) 天生尤物【快穿】高H 背德情事(高H)

缔结契约

      祖瑞一边“唰”得掀开桌布,一边蹲下来想要看清桌底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蕾拉身穿一袭连衣裙,坐姿端庄雅致,双腿向一侧倾斜相拢。
    此时,蓝发男孩正专心舐弄她的右腿膝盖,而另一位粉发男孩则专注于她左边的小腿。
    从膝盖起始,直至脚踝,他们的红润舌尖如艺术家的画笔,上下起伏,反复来回,毫无一丝遗漏。
    如果不是因为还尚存理智,这两位魅魔早就将锋利的牙齿深深嵌入蕾拉的柔嫩血肉中。
    “我要杀了你们!!!”
    蕾拉淡定地看着桌子被站起来的祖瑞顶飞,正在做坏事的魅魔们僵硬了一下,连滚带爬地开始逃走。
    “冷静!冷静!”
    “不就是舔一下吗?!”
    “你那是一下吗?”
    如果不是桌子被祖瑞掀翻,这两位魅魔肯定还会一直舔个不停。
    祖瑞身为凡人,在与魅魔们的速度相比显然处于下风。
    为了应对这种局面,她只得紧紧握住手中的魔法工具,一个个砸向他们,“让你们别再做这种事,听不明白吗?”
    “忍不住嘛!”菲利克斯的表情显得非常天真,仿佛完全不明白为何要为此负责,他们只是舔舔而已,没做什么事情哇。
    一旁虽然是兄长但智商跟菲利克斯完全一致的雅斯佩尔点了点头,“忍不住。”
    “姑奶奶我现在就把你们全杀了!”
    在其他侍者的精心服务下,一张崭新的桌子早已经摆放在蕾拉面前。
    她无聊地搅动着茶水,完全不在意身后的一片混乱。
    最终,以祖瑞的胜利告终。
    魅魔们被一根根精巧的魔法绳索紧紧捆绑在一起,她把他们扔在蕾拉的面前,“你这次一定要好好惩罚他们!”她知道上一次蕾拉并没有管他们。
    蕾拉缓缓掀开眼皮,将视线投向被束缚的魅魔们。
    蕾拉明明只是投以一瞥,可魅魔们仿佛在脑海中补充了一系列不可言喻的场景,激动地眨巴着眼睛,脸上泛起一抹红晕。
    真的是……
    打他们,他们会爽。
    祖瑞有提出让她惩罚的建议,但被蕾拉拒绝了。
    她依然悠然地搅动着茶叶,“我很好奇。”
    “好奇什么?”
    “魅魔的身体。”
    她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么一句,虽然没有交代清楚,但祖瑞立刻明白了蕾拉的意思。
    蕾拉身后开始紧随着两个始终如影随形的魅魔,无论她走到哪里,他们都紧随其后。
    她毫不客气地将他们作为仆人使唤,命令他们扫地端水,任何可以委以他们的任务,都毫不犹豫地交给他们处理。
    祖瑞觉得这些都是小事情,换她来也行。
    直到,她看到蕾拉的胳膊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尖角,娇嫩的肌肤瞬间溢出鲜血。
    她的眉头轻皱,埋怨地看了一眼魅魔们。
    魅魔们瞬间行动起来,祖瑞以为他们是要拆除这个尖角,却没想到那个伤口转移到了雅斯佩尔的身上。
    蕾拉的胳膊瞬间恢复原状。
    祖瑞瞪大了眼睛。
    什么?!
    魅魔还有这个用?
    伤口转移?
    啊?
    “是的,一种契约。”蕾拉跟人说话时并不爱看对方的眼睛,她的注意力总是游离在其他地方,比如现在,她正在细看自己的指甲,“我没要求太多,我只要求让我的疼痛到他们的身体。”
    “可你……平时,也不受伤?”祖瑞小心翼翼地询问。
    “确实。”蕾拉认同了这句话,她并不会主动让自己受伤。
    她还清楚记得发现这个功能的那一刻。
    当时她因为月经来潮,罕见的痛经让她感到虚弱不堪。
    菲利克斯敏锐地察觉到她的状态,他在黑暗中显露身形,意外的,他居然变成了另一个容貌。
    在夜幕的掩映下,她未能完全辨认出他的面庞,只见一缕长长的粉发垂落在她的脖颈上,修长的身影在黑暗中显得更为神秘。
    他的吻降临在她的嘴角,顿时那让人折磨的疼痛烟消云散,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柔:“还痛吗?”
    在她摇头后,他点了点头,再度消失在黑暗之中,如同夜色中的一缕幽影。
    第二天,当雅斯佩尔前来唤醒蕾拉时,他与菲利克斯血脉相连,因此在第一眼就洞悉了蕾拉与他缔结的契约。
    “怎么可以这样?我也要!”
    这一次,屋内的灯光明亮,蕾拉终于有机会清晰地看到魅魔容颜的变化。
    他娇小的身影一步步朝她走来,随着每一步,他的身形渐渐变得高大,蓝发也悄然变得如瀑般垂至腰际。
    到最后,在来到蕾拉的面前时,他的高大使蕾拉不舒服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不喜欢太过健壮的男人。
    然而,为了那个对她并无任何危害的契约,尽管心中有所不悦,她还是默许了他的亲吻。
    他不同于菲利克斯,不仅仅是简单地亲吻一下就离开,而是在感知到蕾拉的接受后,他毫不犹豫地用舌头深入她的口腔。
    她抬头,任由这份特殊的契约在唇齿间埋下烙印。
    来给她送早餐的菲利克斯恰好进来。
    餐盘落地,他抓狂地大叫:“说好的都忍住呢?雅斯佩尔!你这个大骗子!”
    雅斯佩尔平静地控制住自己急促的呼吸,然后才慢慢地转身面对他,淡淡地回应:“哦。”
    那风轻云淡的神情让一直苦苦忍受的菲利克斯气得抓狂。
    当他试图向蕾拉索要一份关切的亲吻时,却遭到蕾拉冷漠的拒绝:“不要牵扯到我。”
    完全不在乎蓄满委屈眼泪的菲利克斯。
    只是……
    她需要换一间卧室了。
    原来的房间因为他们,已经变成废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