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番外4

      叶疏朗即将读小学的时候南山评上了副教授职称,叶悠然的电影作品也获得了国内某A类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提名。
    叶疏朗起初并不知道自己父亲的工作是做什么的,妈妈的工作他知道,是学校里的老师,但演员他理解不了。
    因为在家里,南山和叶悠然也不怎么让他看电子产品,爸爸出演的的影视剧他更是没看过了。
    有一次,睡觉前,南山轻轻搂他在怀里,讲故事哄他睡觉。
    他迷迷糊糊地问:“妈妈,爸爸是做什么的?演员是什么呀?”
    今天他舅舅之欢来接他去许家玩,之欢问他:“你爸爸又去拍戏了?”
    “爸爸去工作了。”叶疏朗更正,每次爸爸要外出工作时都会这么和他说。
    “哈哈哈,你爸就是演员,出去工作不就是去拍戏嘛。”
    叶疏朗这才悄悄将演员两个字记下。
    南山听到,一愣,有点没考虑到儿子虽小但也会对爸爸的工作感到好奇。
    她拍了拍他的小胸脯,柔声说:“爸爸是演员哦,演员呢…”
    叶疏朗听母亲要解释给他听也不困了,眼睛睁得大大的。
    “演员就是扮演别人,在过别人的人生,然后将这些用摄影机记录下来,留给人们看。”
    “那爸爸自己呢?”
    “什么?”
    “如果爸爸每天都要扮成别人,那他自己怎么办?他会不会把我忘了?”
    南山失笑。
    “怎么会呢,所以说爸爸是个厉害的演员,他分得清自己饰演的角色和原本的自己。”
    “那爸爸可真棒。”叶疏朗笑着夸奖爸爸。
    “是呀。”南山摸了摸他的头,想到叶悠然这次拍戏是去了西北荒漠,他要拍一部武侠片,这个导演是他崇拜的大导演,所以很是珍惜这次合作机会。
    “不不,想爸爸了吗?”
    “嗯!”叶疏朗点头,他抬头看了眼妈妈,妈妈好温柔,好像陷入了沉思,可能妈妈也想爸爸了。
    “我们和爸爸视频好不好?”
    叶疏朗自然说好,从妈妈怀里爬起来。
    视频电话接通后,叶疏朗开心地对手机上的爸爸打招呼。
    “爸爸,爸爸。”
    “哎,不不今天乖吗?”叶悠然笑着问儿子。
    他这次拍戏离家已经有一个月了,而南山最近忙着院里的职称评定工作也没有过去探班,小家伙也可怜的很,因为爸爸妈妈工作都很忙,所以经常被轮换接到叶家和许家去玩,好在叶家许家他也经常去,没哭没闹。
    “爸爸我很乖的,不信你问妈妈。”叶疏朗坐在床上,依偎在妈妈臂弯里,很认真地说。
    “对了,爸爸,你好厉害,妈妈今天和我说了你是演员,演员好棒呀。”
    “哦?妈妈夸我了?”叶悠然似乎抓到了重要的信息。
    “不是,是我夸你的。”叶疏朗不高兴了,明明是他夸奖的爸爸,爸爸却只会找妈妈。
    “好好,我知道啦,谢谢儿子。”
    父子俩讲着话,南山在一旁都没怎么插嘴,就微笑着听他们一来一往地聊天。
    “妈妈呢,给我看看妈妈。”
    叶悠然终于忍不住了,叶疏朗太霸道,捧着手机不放,他连南山的脸都没看到。
    “哼,给你好了。”
    说着,叶疏朗把手机递给了妈妈,南山好笑地拍了拍他的头,安抚他。
    “让妈妈和爸爸聊一会儿好不好?”
    妈妈说的话叶疏朗最听了,所以乖乖地点头答应,又躺了下来,抱着妈妈的肚子,小手还伸进衣服里面偷偷摸了摸,妈妈好软,妈妈是最好的妈妈。
    只有爸爸是臭爸爸,坏爸爸。
    叶悠然一见到南山,哪里还管儿子的心理活动,就深情地看着屏幕里的她,问今天吃了什么。
    南山说今晚王妈煲了排骨汤,还有几道适合夏天吃的小菜,煮了一点粥,说着说着又说到儿子叶疏朗吃了多少,晚上带着他去散步的趣事。
    两个人的生活里已经离不开叶疏朗了,这可能就是家庭的意义吧。
    “四哥,我今天看新闻了。”
    南山细细碎碎讲了许多,话题又绕到叶悠然身上。
    “嗯。”
    “你提名了申城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
    叶悠然笑着回答:“我知道。”
    “四哥,你真的很厉害,是一个很好的演员。”
    叶悠然听到南山的夸奖,一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南山很少夸他,两个人生活中彼此尊重彼此理解彼此欣赏,但这些都是默认的,他们其实很少说出来。
    “只是提名。”叶悠然难得谦虚了一句。
    “提名就是肯定啊。”
    “嗯嗯。”叶悠然转过话题又问她的工作,“你职称评定的材料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已经交上去审核了,应该过段时间就有结果了。”
    “南山,你也很棒。”叶悠然也开始夸奖她,他想起平时南山如何教导叶疏朗的话,她说嘴巴长着就是用来夸奖别人的。
    南山笑:“四哥,等我评上,我请你吃饭。”
    “叶疏朗去吗?”
    “不带他。”
    “那还算有诚意。”
    已经睡着了的叶疏朗哪里知道自己已经被爸爸妈妈抛弃了。
    他睡得香甜,眼睛长的很像叶悠然,其实他哪里都像叶悠然,都说儿子会像妈妈多一点,他倒是没有哪点像她的。
    可能长大了面容就会有些变化吧。
    “不不睡了,我挂啦。”
    南山对着手机屏幕的男人说,叶悠然有些舍不得,还是说好,两人挂掉了电话。
    申城国际电影节在九月初举办,那时候叶悠然在西北的戏已经杀青,他先回到京津,在家里呆了几天,这才去申城参加电影节。
    叶疏朗自从知道父亲是演员后,就爱让叶悠然给他看他拍的电影,叶悠然放给他看的是他第一部作品,饰演的是那个失聪少年,里面有一幕他被一群小流氓打的戏,看的叶疏朗大哭不止,哭着说不要打我爸爸,坏人,你们这些坏蛋!
    南山和叶悠然都被他逗笑,又认真地给他解释说那只是在拍戏,不是真的。
    南山给儿子擦眼泪,叶疏朗哭的鼻子都红了,叶悠然把他拉到自己面前和他约定,如果他最近表现的乖一点,他就带他去现场看爸爸是怎么拍戏的。
    叶疏朗一听眼睛就亮了,吸了吸鼻子又笑了。
    这不,他要去电影节,叶疏朗就以为爸爸要去拍戏了,非要跟着去,叶悠然无奈询问南山的意见。
    南山见叶疏朗很认真的样子,好像非去不可,她想了想问电影节几天的活动,叶悠然说他只去闭幕式,也就两天。
    南山点头说那她给学校请个假也过去吧。
    叶悠然自然再同意不过,叶疏朗最是高兴,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和爸爸妈妈一起出去过呢,一路上就他最兴奋。
    到了申城,他们没有住酒店,而是住到了舅舅之欢的房子里。
    之欢以前一直在申城发展,近年才回到京津,申城有好几栋房子,南山住的那一栋本来就是之欢留给她的。
    南山和叶悠然带着叶疏朗提前一天过来,一家叁口去了他心心念念的欢乐谷玩。
    叶悠然倒也不怎么怕被拍到,连口罩都没戴,就戴了一副墨镜,倒是南山和叶疏朗被全面武装了起来。
    他们玩了海盗船,激流勇进,玩到叶疏朗累的趴到叶悠然肩膀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些路人偶遇他们一家拍的照片被传到网上,叶悠然并不是很高兴,但他也知道这是公众人物所必须面对的,他不想以后儿子去游乐园的记忆里都没有他,所以拍就拍吧。
    叶疏朗和南山因为戴了口罩,两人的面容没有被拍的很清楚,叶悠然很少分享家庭私生活,儿子出生他也就发了条微博,名字都未透露。
    网友的吃瓜属性被激起,奈何叶悠然把儿子保护的太好,至今都没有露过脸。
    电影节闭幕式当天,叶悠然就被采访了关于昨天游乐园被拍的事情。
    他只说希望大家都能有自己的生活,不要过度关注他的私生活。
    南山和叶疏朗并没有去电影节,她和儿子在家等他。
    但电视上放的是电影节的直播,镜头扫到叶悠然时,叶疏朗就激动地手舞足蹈叫爸爸。
    没一会儿已经十一点多,叶疏朗趴在妈妈腿上睡着了。
    叶悠然回来时,就看到南山和叶疏朗两个人一大一小躺在沙发上,南山没睡着,听到声音,起了身,去迎他。
    没说什么,就先抱住了他。
    叶悠然也把她搂在怀里,两人静静地抱了一会儿。
    睡觉前,南山趴在他耳边说:“四哥,你是我心中的最佳男主角,一直是。”
    叶悠然笑,亲了亲她。
    其实他倒不在意奖项,最多有些小失落,他现在人生中最在意的只有南山和叶疏朗,而他们都在他身边,这是多大的奖项都换不来的幸福。
    ————
    发现番外不用起标题也是一件快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