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藏娇(H) 太子宠妾(高肉)

第二十八回京

      云舒回京的那天,天气并不算好。
    早起天上的云层就厚的如沉重的棉絮,压住了整个天空,瞧着就觉得沉闷。
    这天,怕是要下雨的。
    云舒担心地想。
    最后检查了一遍门窗,云舒关门锁好出发。容欢已经先一步带着行李下楼了。
    行李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大部分的行李都是云舒准备带回去分发的土特产,容欢为了路上方便,已经安排人先一步寄往帝都了,剩下随身携带的不过两只行李箱。
    考虑到之后肯定还要回霖市,那衣服被褥这些就不必带回去了,云舒将它们全部洗晒迭好放进柜子里。而容欢新买的那几件衣服也被他强烈要求留了下来,和云舒的衣服在衣柜里并排放着。
    容欢光是看着心里就美得冒泡。
    云舒想起二哥盯着衣柜傻乐的蠢模样,也不知道他在得意什么。
    到楼下的时候,几位长辈正围着容欢说的热络。
    这样的场景云舒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容欢不通霖市方言,偶尔说多了还会跑出些京片子来。而几位老人一辈子都在霖市,话语间的乡音是怎么也去不掉的。这南北相差甚远的腔调交织在一起,营造出奇妙的戏剧感来。
    云舒见容欢和长辈们说地热闹,心里不免为继父掬了一把泪。
    或许叛逆是刻在容家骨子里的基因。
    二哥虽然没有六哥那么桀骜,但对待自己亲父的态度远不如对周奶奶热情。倘若继父看到二哥可以和周奶奶他们如此侃侃而谈,对待自己却敷衍了事,怕不是气的又要叫着揍二哥一顿了。
    容欢凭着自己出众的样貌和那张口就来的甜言蜜语,不过短短两周时间,就哄得几个长辈把他当个宝了。
    这不,出门饺子回家面。
    周奶奶就因为从赵叔那听到了这么句北方的习俗,临行前,还特意为容欢包了顿野菜饺子,嘱咐云舒下次回来还要带上容欢,到时,她再给他们做面条。
    云舒:……
    这不知道的,以为容欢才是他们看着长大的那个。
    不过不吃这顿饺子,云舒都不知道容欢还会包饺子。
    “你这是什么表情?”容欢见云舒难得露出这么一幅目瞪口呆的惊讶之色,又好气又好笑。
    “你把我想成什么了?”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哥儿。”云舒嘴快秒答。
    “你说什么?”容欢用沾着面粉的手捏她的小脸,把她捏成一个小花猫。
    云舒只是睁大自己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像只讨好的猫儿,露出自己那招牌的乖巧笑,对着容欢笑笑不说话,表情却生动地写着“我什么都没说呀~”
    许是在老家比较放松,云舒瞧着也比帝都要活泼多了,叫容欢爱到牙痒。若不是有长辈在场,容欢是真的忍不住想亲一亲她的。
    自从那次半强行拉着云舒做过后,容欢便没再碰过云舒了。
    这绝不是容欢不想。鬼知道每天揣着这么个宝贝不能吃是一种什么样的煎熬。
    但云舒再好哄也不是真的就愿意和他做的。
    容欢可以死皮赖脸地困着云舒一起睡,但小姑娘的僵硬他从背后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容欢从来不是短视的人。尤其眼下他们马上都要回去了,家里头群狼环伺,他不抓紧时间巩固这难得攒下的优势,是急着把小姑娘往兄弟们那头推吗?
    虽然不能和小姑娘水乳交融,但对比起其他几个兄弟,他尚且能夜夜抱着美人入睡,已经足够他先得意一阵子了。
    临行前的野菜饺子惊艳地叫容欢两眼发亮,但云舒就没有他这样的好口福了。
    因为她对这野菜过敏,只能吃没野菜的普通饺子。
    “这事你怎么没有和我们说啊?”容欢第一次知道原来小姑娘也有过敏的食物。早知道的话,他早就该让文姨提前注意下,万一这不小心误食,岂不是危险?
    而最应该为自己生命安全操心的云舒本人却没有那么紧张。
    倘若不是因为这野菜不好带,她还打算带些回帝都的。
    覃婉琳就很喜欢吃这种野菜。
    这野菜的学名云舒也不清楚,用霖市的方言直译过来大概是叫“野山衣”。听老人们说,这野山衣是南方特有的一种野菜,只有附近的几个省市内才有,北方更是想买都没地方买。为了一种既不好表述也不常见的野菜让文姨连买菜都提心吊胆的话,云舒心里也过意不去。更何况,野山衣致敏性其实很低,只是自己天生与它不合罢了,命中注定少了这口口福。野山衣味美,难道就因为她过敏就让家里其他不过敏的人也跟着不吃吗?她看二哥就吃的挺香的,想来继父和其他几个哥哥们大概率也是喜欢的。
    “以后可不能这样了,有什么不能吃不能用的一定要提早和我们说,听到了没有。”容欢板着脸教育她。几位长辈在跟在他身后附和。
    骤然被围攻的云舒:……
    这次回帝都容欢不打算坐霖市直飞的航班了。
    他驾车带着云舒去沪市的机场。
    高速才过一半,云舒担心的事就发生了。
    果然下起了大雨。
    这么大的雨,飞机肯定暂时不能飞了吧。
    到达沪市的时间和容欢估计的差不多,而飞机也一如他们所料晚点停飞了。
    好在容欢买的机票是头等舱,在VIP休息厅里候机总比窝在霖市那狭小的候机室要来的舒适。这也是容欢要带云舒来沪市乘机的原因。这样的坏天气,若从霖市直飞,指不定就要取消航班了,沪市飞帝都的航班可比霖市多多了。且再退一步,沪市的高铁站就在旁边,便是要转乘高铁那也比霖市方便。
    飞机大约要延迟2个小时,候机的时间变得有些无聊,兄妹俩开始闲聊起来。
    有一个问题,云舒早就想问容欢了。
    就是容欢会做饭这个事。
    以容家的条件和她对几个继兄的了解,云舒觉得他们既没有必要学会做饭,也不像是会下厨的人。
    “你只要出国读一年的书,就什么菜都会学着烧了。”
    “国外不也有中餐厅吗?”云舒疑惑。尤其是容家兄弟这种不差钱的主儿,想要找家味道地道的中餐应该也不难吧。
    “国外的中餐哪算中餐啊。”回想起留学时的那段日子,容欢还是忍不住想皱眉。
    云舒光看他眉间的褶皱,就知道那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不过事实就是如此。国外的中餐厅为了能适应市场,站稳脚跟,大多数都是根据当地人的口味进行改良融合了,早就和国内的口味天差地别了。容欢虽然能花钱找到口味正宗的中餐馆,但那大多数都是些高级餐馆,吃久了难免腻味,免不了怀念家常味道。
    没有条件,嘴巴又挑,无奈的容欢只能自己学着下厨。在多次的失败、放弃和被迫再学习的循环中,容欢竟然也磨出了一手不错的手艺。只是回国之后,他也没有了自己下厨的必要,也就再也没有下厨过了。直到昨晚包饺子,他才小露了一手。
    云舒想象容欢系着围裙苦着脸在灶前做饭的模样,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不是,我会做饭就有这么好笑吗?”容欢放下手中的报纸,危险地看着笑得停不下来的小姑娘。
    云舒摇摇头,用笑到磕绊的声音说到“就是觉得,二哥你……和围裙挺配的。”说完,云舒又忍不住笑,笑地肚角都发酸了。她也不知道容欢身系粉嫩围裙的画面怎么就戳到她的笑点了。
    容欢伸手越过桌子要去掐她的小脸。小丫头现在胆子大了,都学会嘲笑他了。
    云舒笑着闪躲,乖乖说到“二哥,我错了。”
    嗯,对,知错了,下次还敢。容欢在心里冷哼。
    容欢都准备站起身去捉云舒了,不解风情的电话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电话电话。”云舒赶紧叫道。
    容欢只好作罢。
    他没好气地接通电话,那头撕心裂肺的咆哮让容欢瞬间将手机挪到叁尺远,连坐对桌的云舒都听地一清二楚。
    “容欢,你个畜生!!!”
    容欢果断地挂断电话,就算捂住耳朵还能听到嗡嗡的回鸣。
    周子荣这个傻X又在发什么神经?
    被挂断通话的周子荣坚持不懈地又打进第二通电话。
    这回容欢先发制人,“你要是不会好好说话那就别说了。”
    周子荣还委屈呢。“容欢你是不是人?!老子刚买的新车,借给你才几天就这样了,你个畜生!早知道你这么畜生,打死我都不借车给你!”
    “不就是辆迈凯伦么,至于你嚎成这样?”容欢还以为是什么事呢。
    “你懂个屁,这是我新老婆!”
    “你都换了一车库的‘老婆’了,迟早都是要再换的,我这不是助你早日再娶嘛。再说了,你一个大男人只能拿车当老婆,主都为你感到到可悲,阿门。”容欢说着还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
    “你TM少废话,你洗干净脖子定好殡仪馆给老子等着吧!”
    “呵,那也得你先回得来帝都再说。”容欢可知道,周家老爷子可是下了死命令,周子荣这货要是不在沪市拿出点成绩来就别想回帝都了。
    “容欢你@#¥%*$……”
    周子荣还没咒骂完呢,容欢再一次果断地挂断了电话,还顺手把他拉进了黑名单里,徒留周子荣望着自己“伤痕累累”,泥点满身的爱车气到原地跳脚。
    容欢这个贱人,真是把兔死狗烹,卸磨杀驴表现的淋漓尽致。
    气在头上的周子荣也没法发现他在咒骂容欢的同时也把自己比作了狗驴。
    “这样没关系吗?”云舒小心翼翼地问到。果然还是应该把车开去清洗保养一下再还回去比较好吧。
    “没关系,又不是第一次了。”容欢完全不在意地答道。
    云舒:……这个不是第一次指的是借车还是拉黑呢?
    云舒默默在心里为这位借车的小哥默哀叁分钟,下次要是有机会遇到,她再好好谢谢人家吧。
    这场雨下的大却也走得快。
    两个小时后,飞机正常起飞。
    云舒和容欢准时在下午四点的时候回到了容家。
    “妹妹,你可回来了。”容六率先冲出来抱住了云舒,但是云舒这次却像是应激一样连退叁步,慌忙退出了容澈的怀抱。这让在场的几个哥哥们脸色都微微一变,目光齐刷刷地盯着云舒身后的容欢,眼带深意。
    云舒也为自己有些无意识的拒绝惊讶。
    她这才意识到一个新的问题。
    她似乎没办法再理所当然地和继兄们亲密了。
    ————————————————————————————————————————
    有人可能会觉得我太偏心二哥了,凭什么宁宁可以和二哥亲热却排斥其他哥哥了。放心,作者妈一视同仁,容二哥很快就体会到什么叫“一朝回到解放前”了。【奸笑】
    叁哥预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