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藏娇(H) 太子宠妾(高肉)

七夕番外蒋临&沈言昭我愿意【H】

      技术部来了蒋临这尊大佛,头一次按时下班,原先看不惯他的人这下也没了话讲。

    沈言昭照例加班,走到停车场时,蒋临正百无聊赖地把她车载音乐听了一遍,见她走过来,立刻眼巴巴地看着她。

    沈言昭内裤被他拿走,一路上都觉得不自在。捂着裙边上车,推开他凑过来的头:“有话说话,不许撒娇。”

    蒋临顺势在她手心蹭了蹭,头发乱蓬蓬的红着脸凑在她耳边小声说:“我们还没在车上试过。”

    他故意把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沈言昭耳后,满意地看着她如玉般小小的耳垂染上粉色。

    沈言昭推开他,不自然地理了理耳侧的头发。

    “这里有监控……而且,会被加班的同事看到。”她声音慢慢小了下去,却是没有直接拒绝。

    蒋临的手已经顺着她滑嫩的腿摸上去,一路探进她裙底,在她腿间暗示性的一按,启动了车子。

    城市已经过了下班高峰,蒋临把车开出了贴地飞行的气势,直到进入沈言昭公寓的地下停车场。

    沈言昭坐在蒋临腿上,低了头与蒋临深吻。

    她本不愿在这种没有安全感的地方迎来一场性交,可是蒋临抱着她软磨硬泡就是不放她下车,甚至还使出大招:“言昭,你昨天睡后我特地下来看过了,就只有这几辆,都在这儿了,不会再有别人来了!”

    蒋临皱了眉一脸认真地向她保证,亮晶晶的眼神里满是小小的委屈和祈求。

    他知道沈言昭向来对他这种神情无可奈何,沉默对峙下,果然见沈言昭默许般的起身换到了后排座位。

    时间已晚,停车场静静地,只能听见衣服布料摩擦的声音。

    衬衫被从腰间扯出,内衣被解开。蒋临高于她体温的手探进去直接握住了她丰满的乳房。

    沈言昭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叹息般的呻吟。

    蒋临低下头去吮吸她的乳尖,沈言昭抱着他的头,呼吸急促起来。

    她的裙子被抬高堆叠在腰部,腿间难耐地分泌出液体。

    蒋临吃得啧啧作响,舌尖挑逗着她乳头。双手掐着她纤细的腰,语气像是命令:“自己摸。”

    沈言昭气得在他腰间拧了一把,蒋临什么都好,除了爱在性事上玩羞耻play。

    但是小穴空虚得难受,她只好伸了手,自己慢慢地揉弄。

    敏感的阴蒂被玩弄,细缝间流出晶莹的液体,滴落在蒋临的裤子上。

    蒋临解开裤链,掏出阴茎套弄,热硬的性器离她小穴不过几厘米,沈言昭几乎能感受到他滚烫的体温。

    可他偏偏不进去,叼着她被吸得肿胀的乳尖眯着眼看她,不怀好意。

    沈言昭无法,只得自己抬臀靠近,小心翼翼地对准,吃进去顶端。

    蒋临得逞,几乎是立刻把她往下按,直直将整根粗长的阴茎都吞进去,然后立刻卖力顶撞起来。

    车内空间狭小,他们衣服都没脱,仅仅露出性交的部位,就迫不及待纠缠在一起。

    蒋临腰带的搭扣正卡在沈言昭大腿内侧,随着上下顶撞的动作,冰冷的金属不断刺激着最柔嫩的肌肤,大腿内侧被摩擦出成片的红痕,刺痛和酥麻并存。

    随时都可能被发现的紧迫感让快意成倍叠加,从两人交合的部位细密缠绕上来,像一张挣不脱的网。

    沈言昭被快感激得头皮发麻,抖着手抱紧了蒋临的肩膀。

    他们第一次性交时蒋临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身量已高,但是肩膀还是单薄的,带着少年特有的纤细和脆弱感。

    而无论他的工作能力又或是此刻她抱住的宽厚的肩膀和埋在她体内尺寸惊人的阴茎,都无一不在提醒她。

    这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可以依靠的男人了。

    她见证和参与了他的成长,他也早就蛮不讲理地参与到她的人生里。

    他们是彼此生命中的不可分割。

    沈言昭埋头在他耳边,在他粗暴的顶撞抽插下发出欢愉至极的抽泣。

    入口处突然传来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他俩都被吓了一跳,沈言昭条件反射夹紧了身体里的阴茎。

    这场性事也快到尾声,蒋临亲吻着她的颈侧安抚她,极快地抽插几次,射进她身体里。

    有辆车停在他们旁边,车主像是发现了什么,动作迅速地下车走人。

    蒋临还插在她身体里,头靠在她颈侧,声音懒洋洋地笑:“怪不得这么多人爱玩车震。”

    他蹭蹭她敏感的皮肤,又在撒娇:“言昭姐,我好爽啊。”

    沈言昭也很爽,直到被蒋临一路公主抱回家,还是懒洋洋地不想动,在车里这次又刺激又尽兴,她被操得骨头都是酥麻的。

    她趴在沙发上,看蒋临忙前忙后地给她拿睡衣和卸妆工具,时钟慢悠悠走过十二点,她打了一个小小的呵欠。

    蒋临东西还没找好,突然从卧室跑了出来,单膝跪在了她面前。

    沈言昭困得有点反应迟钝了,双眼迷离地看着他。

    蒋临掏出一个小小的丝绒礼盒,喉结上下滑动,难得这么紧张。

    “沈言昭,我想了很久七夕送什么给你,最后还是觉得直接送钻戒最有意义。”他捏着小小的戒指,红着脸看她。

    另一只手却已经悄悄捏紧了沈言昭的手腕,好像提防她藏起来似的。

    沈言昭这下全清醒了,她觉得有些好笑,提醒他:“蒋临,你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

    蒋临看到她笑,越发紧张了,强作镇定跟她打趣:“我知道呀,我只是要提前帮你把我定下来。”

    他一紧张就容易多话,边自以为不着痕迹地捏着沈言昭的手往戒指上凑,边跟她扯皮:“你看呀,我才二十来岁就能做到你一人之下,好多人之上,摆明了是个绩优潜力股。业务部好多姑娘明着给我抛媚眼儿呢。我现在工资就差不多可以养得起你,等到我可以结婚的时候,肯定更抢手。”

    沈言昭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蒋临紧张地汗都要下来了,却也只能毫无气势地眼巴巴看着她,强调道:“我劝你提前套牢我。”

    沈言昭心里快要笑死了,刚觉得蒋临成熟一点,他又露出这种只在她面前表露的,小流浪狗一样可怜巴巴的表情。

    他们身上还穿着刚刚性交过后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衣服,皱皱巴巴的。头发也散乱着,沈言昭猜自己的妆也已经花了。

    这一切都跟浪漫沾不上边儿。

    可她偏偏吃他这一套。

    蒋临紧张得手都要颤抖起来。

    沈言昭终于不忍心再折磨他,抬手揉了揉蒋临的头发,主动戴上了戒指。

    “我愿意。”

    ——————————————————————————————

    写到凌晨四点,终于写好了,就停在这里吧。

    祝大家七夕快乐,希望你们都会遇见最合意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