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念想

      “我们能不能换个酒店?”沉延北一脚刚踏入房门便忍不住垂声抱怨,凝目环顾四周,又捻了一把单薄的床单,皱着眉道,“啧,这是人住的地儿吗?”
    “比我小时候住的环境好多了。”谭佳兮倒是颇为满意,仰躺在床上,懒懒望着他一副局促困窘的模样笑出声来,“你至于吗……这里一晚上花掉我八百多呢。”
    沉延北无奈,在她一旁半躺下,随手揉了揉她的长发:“算了,你开心就好。”
    谭佳兮像小动物一样温顺地蹭他的手:“你今天好温柔。”
    “我以前还不够温柔?”沉延北笑得散漫,手指顺着她流畅的脸颊轮廓抚摸到下巴,“倒是你很久都没这么乖了。”
    “不一样,你养着我……就像,养狗。”谭佳兮侧眸淡淡游睇,语气毫无波澜,“你从不吝惜给狗最好的一切,让狗活得比人还有人样,只不过是因为这条狗的主人是你。你的耐心和纵容,无非是因为你觉得养狗有趣。”
    沉延北的笑意渐渐在嘴角凝起,食指一勾捏起她的下巴:“那今天有什么不同?”
    “今天你很愧疚。”谭佳兮直视着他的眼睛说,“因为你意识到自己从未真正相信过我的感情,你以为我所谓的爱情不过是因为我一无所有,所以才企图拿虚无缥缈的故事来跟你做非等价交换。你以为你看穿了我所有的贪心,你觉得可笑,也觉得新鲜,所以你愿意配合我。”
    “宝贝,你带我来开房就为了跟我探讨这个吗?”沉延北模棱两端地反问,“我以为你只是单纯想睡我。”
    “你现在是不是发觉……我比你原本想得还要贪心。”谭佳兮凑近他,一脸不谙世事般的执拗。
    沉延北缓缓垂眸,象征性地思考了几秒才开口:“这样不累吗?很多事情……真没必要一定去做聪明的那个。”
    “聪明的女人才不会在这种时候说这些扫你兴呢。”谭佳兮双臂环住他的脖颈,羸弱的语气里哽着一丝委屈,伴着绵长的呼吸,徒生绮靡。
    沉延北不置一词地勾唇笑笑,搂着她柔软的腰肢闭上眼睛才拖长了腔调开口道:“好了好了,今晚我什么都听你的。”
    “沉延北。”
    “嗯?”
    “如果……如果我当初没有辍学,一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成为一个很优秀、很善良、很可爱的女孩子,你有没有一点点可能……会喜欢上我呢?”她的嗓音略微发颤,语气前所未有地认真。
    哪怕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也还是渴望得到一个答案。
    “会的。”沉延北感受到脖颈间漫开的细微湿热,轻轻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柔声哄道,“会喜欢的。”
    谭佳兮轻声叹气,知他不过随口安慰,也没再继续追问。
    “说实话我有点吃醋。”沉延北摩挲着她单薄的背,语气竟有些落寞,“因为你从来没有像这样在意过我。”
    “哪有人自己跟自己吃醋的。”谭佳兮枕着他的肩膀,潦草笑笑,“人总要长大的。”
    总要明白这世上很多事就是没什么道理可言,天道酬勤本不是什么普遍规律。
    “长大就不想要爱情了么?”沉延北的语气像逗弄小孩。
    “还是想。”谭佳兮说得格外认真,几乎她自己都要相信了这样的说辞。
    “你确定自己喜欢的那个我,是真的我吗。”沉延北敛了轻佻之态,未带一点疑问的语气,答案显而易见。
    “这不重要。”谭佳兮避开他锐利的目光。
    “这当然重要。”沉延北说完又觉得自己太过较真儿,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了一些才继续道,“我希望你喜欢的是我,而不是任何一个在你眼中优秀的、可以令你仰慕的男人……你笑什么?”
    “沉大少爷竟然也会在意这种事情。”谭佳兮是真的感到奇怪又好笑,“因为来自普通女生的仰慕对于你而言多如牛毛,所以乏味,对么?”
    沉延北轻轻抿唇不语,似在责怪她明知故问。
    “那时候我太需要一个精神寄托了,无论是学业还是初恋,对当时的我而言,都像是脱离原生家庭的两根救命稻草。所以无论你是什么样的,我都会喜欢你,哪怕真实的你再恶劣,我的感情也只有那么多,全部挥霍在了你身上,想收也收不回来了。”谭佳兮回忆起这些,不由惆怅,惨然一笑。
    沉延北:“你这么说,我还以为你从小到大都一心一意喜欢我,没跟别人结过婚呢。”
    谭佳兮听出他语气里的讥讽,噤声缓缓垂了眼睑。
    “这就生气了?”沉延北话音刚落,已然单手将她的外套解开随手扔在一旁的沙发上,低头从她纤长白皙的脖颈一路吻到锁骨。
    “嗯——”谭佳兮本能地仰起头,胸腔中积攒的恼意却压不下,蹙眉抵着他的手臂推他。
    沉延北一边吻她一边把她抵抗的双手握住,嗓音已然染上了情欲:“既然那么喜欢我,为什么还能嫁给别人呢?难道不会希望初夜是和最喜欢的男人吗?”
    谭佳兮全身骤然一僵,下一秒眼泪就顺着眼角涌了出来。
    沉延北一惊,连忙捧住她的小脸,凝声道:“不哭。”
    谭佳兮的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手上的力气渐渐消散,像一株了无生机的溺死的水藻。
    “别哭了,”沉延北捕捉到她颓败黯淡的眼神,胸口一阵发紧,拿着她柔软的手作势哄道,“小乖,当我说错话了,随你打,好不好?”没得到任何回应,他只好抱着她柔声说:“宝贝我错了,可我……就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占有欲。”
    谭佳兮吸了吸鼻子,没有说话。
    “一遇到和你有关的事,我就一点儿都不像自己了,”沉延北边说边帮她擦眼泪,“但我就是控制不住会想拥有你全部的第一次。”
    “初夜对我而言没有什么特殊意义。”谭佳兮哽咽着强调。
    “好了好了,是我不对。”沉延北低头吻她,唇齿厮磨间已将她的外衣脱了个七七八八,滑腻的皮肤触感使他一阵兴奋,声线愈发绷紧,“你不也总说希望我只有过你一个女人吗?”
    “很痛。”谭佳兮任由他亲吻,失神地说出两个字。
    “嗯?”
    “第一次很痛。”
    “好了别说了,一想到我的小佳兮初夜被弄疼了,连杀人的心都有了。”沉延北说着便解开自己的衣服,将她压倒在床上,凑到她耳边沉声道,“反正都特地在学校附近开房了,就当今晚是小佳兮的第一次,嗯?”
    他吐字时呼出的气息令她的耳廓泛起一阵酥麻,连意识都顺带模糊了几分。
    “小时候幻想过这样么?”沉延北仔细把她的长发撩到一侧,然后继续低头吻她露出的肩膀。
    “嗯……”谭佳兮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