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赌 (校园,1V1) 天生尤物【快穿】高H 背德情事(高H)

170.你是自由的

      谢锦茵朦朦胧胧醒来时,灵舟已到了幽月城。
    七城季节风物皆不相同,来时幽月城已落下了雪。万山载雪,天地银霜,从灵舟的窗棂往外眺望,素雪纷扬好似白鹤委地。
    倒是久违了,幽月城的雪。
    “哥哥,冷。”谢锦茵朝着站在窗边的男子柔柔唤声,
    谢云渊闻声,收回视线走回她身边,将滑落的锦被重新裹在她身上。
    见他又要离开,谢锦茵一下子搂住他的腰,埋在他胸口蹭着脸颊:“哥哥要去哪?再陪我说说话。”
    谢云渊抿唇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马上就要到幽月城了,有些事情要嘱咐手下人,不过你既不想让我走,我可以再留会。”
    看到屋外的雪,谢锦茵倒是想起一些事,想问问他:“我回到幽月城的那一年,幽月城的那场初雪之时,梅无雪是否来幽月城造访过?”
    梅无雪问过她,是不是记得来到幽月城的第一年,所见的落雪。
    她自己是没有什么印象,但哥哥应当会记得。
    听妹妹口中提到别的男人,谢云渊的眼底笑意顷刻间消失,但未对妹妹表现出什么不满,只是淡淡回道:“他的确来过,那时你初回幽月,我宴请紫微界各城各宗之人庆贺,梅无雪亦在此列,那时他代表的,是天谶一族。”
    想到先前那人对茵茵的态度,谢云渊其实不难猜到:“他喜欢你?”
    虽清楚梅无雪对自己的感情,但这种事,从旁人口中揭露,意味就变得有些不一样。
    他可是梅无雪啊。
    玄夜宗第一绝色,冷情孤寂,这世间无人可攀折的绝尘之花。
    那样的人,竟也会动心么?
    她不禁以指腹抚过唇,回味起来时与梅无雪的那一吻,分明更加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但不知为何,那吻却令她有些动心。
    “我的妹妹,是世间最好的女子,无论得谁的喜欢,都理所应当。”
    “哥哥。”
    “嗯?”他颔首下来,谢锦茵在这间隙捏住他的下颌,顺势在他唇角亲了一下。
    “可是生气了?”
    “气又如何,恼又如何,我只希望我的妹妹,平安喜乐,无忧无惧。”谢云渊顿了顿,看向她的目光愈加温柔,他抚摸妹妹柔顺的墨发,又继续说道:“更何况,你看凡界里头,男子一旦身居高位,就坐拥三妻四妾,他不仅不以为耻,反而引以为傲,将自己的下作和不堪当做资本,嘴里说着这就是现实,又成天规训女人接受他们的烂、他们的下作,再给予她们一些她们本不该承受的苦难,让女人编纂成以情爱为名的故事,逼着往后的女人继续被洗脑和蒙骗。”
    想到了这些令人作呕的事情,谢云渊面色愈加沉肃,唇角不由勾起讥讽的笑意:“但一旦扯掉以情爱故事构筑的遮羞布,这些男人……不过是寄宿在女人躯体上,以性欲为生的蛆虫,肮脏得令人作呕。”
    “茵茵你是自由的,无论是我,亦或是死去的爹娘,他们都只希望你自由自在地活在这世间,不需要受世俗这般规训,你不需要为辜负了区区几个男人的真心感到愧疚,说到底……男人的真心,本就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谢锦茵抿唇:“哥哥的心也一样吗?”
    “不一样。”谢云渊立即否定,吻了吻她的脸颊,“我和他们不同,我是你的哥哥,是你在这世间唯一的亲人。”
    唯一的亲人。
    严格来说,哥哥现下其实也不算她唯一的亲人。
    说到这里,谢锦茵顿时想起小瑾来,不过事情实在糟糕,小瑾的事情她还没有和哥哥提及过。
    该怎么和哥哥开口,他有了个可爱的小外甥这件事?
    而且她和小瑾之间关系特殊,虽和哥哥也是血脉相连,但她毕竟是小瑾的亲生母亲,也不知道哥哥能否接受,思来想去,谢锦茵还是打算等此间事了,再将这一切告诉哥哥。
    “城主,快到幽月城了。”
    门外传来侍从的声音。
    “茵茵,我们要到了。”谢云渊提醒她准备,却不想妹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手朝他撒娇道,“哥哥来帮我穿衣服。”
    拿这个妹妹没有办法,最后只能无奈摇头叹息,上前去为她将衣物穿戴齐整。
    灵舟在幽月城降下时已是傍晚,但天地间雪白一片,教人看不出天色已晚。
    谢云渊屏退众人,单独执伞陪她走在雪中。
    祈梦节将至,幽月城中也格外热闹。
    十几个少年坐在榕树下忙碌地做着手工活,上百盏红纸做的荷花琉璃灯散在四周,待入了夜,这些灯会被他们放入河中,随着河水环绕幽月城,向月神祈求庇护与安宁。
    许久未回幽月城,谢锦茵看着四周景致出神,身旁男子那只没有撑伞的手借着长袖掩盖,悄悄握住她的。
    北风卷雪迷人眼,这场大雪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城中的百姓似乎未曾留意到他们的城主也在此间闲庭信步。
    “哥哥,在想什么?”谢锦茵问他。
    谢云渊视线温柔,多希望这一刻能够永远持续下去:“在想,若能一直这样在你身边该有多好。”
    虽知晓哥哥了解自己,但谢锦茵也不想给予他幻想:“哥哥知晓我是个喜欢自由的人,你留不住我,幽月城也留不住我。”
    若没有师尊的事情,她最想做的事情,大概是走遍山河川流,看遍世间斑斓美景,一如往日她在师尊身边那般。
    “我知道。”谢云渊颔首,“我曾想过将幽月城的一切都交给你,但这些于你而言不过是负累,但无论如何,若你有一天改变主意了,权力亦或财富,哥哥愿意把这一切都交给你。”
    “哥哥是我的,这些东西自然也是我的,只是暂且交给哥哥打理,我想要取用的时候自然会取用。”
    她说得理所当然,谢云渊握着她的力道却一紧,甚至将她拉到自己面前,与她对视。
    “那为何,这是十八年间,从未向我索要过什么?宁可去玄夜做个普通弟子,去密境涉险,也不愿意联系我一次……”伞往她的方向倾倒,遮去了二人的脸,谢云渊的呼吸近在咫尺,到最后几乎要吻上她的唇,“明明,这些都是你的东西。”
    是在气恼她宁可和那些外人打交道,也不和他这个亲哥哥伸手?
    少女的眼睑微微垂下,毫不留情对他坦露真实的心迹:“因为,那时我不想再和哥哥有牵扯。对于得不到的东西,我从来都是很干脆地丢掉,不值得我为此浪费时间。”
    “茵茵……”温热的呼吸落在唇角,下一瞬,谢云渊就吻上了她的唇。
    ps.冲完结!大概40w字左右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