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藏娇(H) 太子宠妾(高肉)

2400字9.让皇上看被花穴被操、子宫里she精、

      「啊、齐陌呜呜……好酸唔啊……」梓恭被操得意识恍惚,嘴角都是水涎,巨大的阳根插得他又酸又爽,彷佛要将他插穿了。
    齐陌操得很重,龟头插开宫口后更是放肆,窄小的宫口紧紧吸吮着闯进来的不速之客,他毫不怜惜的抽出,那里头的软肉似乎都快跟着被拉动。
    「齐陌、啊啊插穿了、花心穿了……」这个姿势折叠着身体,梓恭胡乱的摸着自己下腹,「太深了……你插到这里了啊啊啊……」
    他其实也不是故意要刺激齐陌,只是当真觉得那肉棍进到了这么深,只是这样不经意的话反而更让齐陌发狂。
    将军在湿得一片泥泞的骚穴里狂操猛干,穴口和会阴全被这样重的力道拍红了,「不深怕还满足不了皇上。」
    梓恭脸上都是泪,齐陌自上而下的插干让他被操到腰肢酸麻,偏偏下身源源不断的传递快感,那巨物将紧致的花穴撑得极满,不时还会插到不同角度。
    「没有啊……哈啊你……慢点、慢点……呜呜呜……」梓恭哭叫着,然而并没有作用。
    齐陌练武的一身体力反映在床事上,肉棍插了百来下也没见他慢下来,反而似乎又操得更急。
    穴眼被操开后花穴被插出了更多淫水,频频发出淫荡的水声,仿佛在提醒着梓恭自己是如何被男人钉在床上操的。
    「被插穴这么爽吗?皇上您看您的骚水都快把臣淹了。」齐陌刻意说着,拔出了全部才又干进去,花穴里的淫水全噗哧的挤了出来。
    梓恭反射性看上去,清楚能见齐陌抽出时整个鸡巴都是晶莹的淫水,青筋暴露,粗长可怕,对比起来,花穴就显得十分可怜,脆弱的小穴红肿不堪,抽出时也仍是维持着一个小口闭合不了,随着龟头再进去又被撑到最开。
    梓恭被刺激得一阵颤抖,无力的想拿手遮着穴口不让他插了,「我没有呜呜呜……不要了……」
    这样的阻挡显然没有效果,反而碰上了两人交合的地方,想缩回又被齐陌抓住,「皇上摸摸看,骚穴多湿。」
    果然一抹便全是四溢横流的骚水,齐陌的肉棒还是一样硬烫,梓恭还没反应过来,齐陌低头竟抬起他的手含进两指。
    舌尖逗弄着指节,卷走上面的淫液,又色情的在指缝抽插,梓恭惊得缩回手,上面是齐陌的水涎,他鬼使神差的就含了进去。
    「齐陌……唔嗯……」他双眼迷蒙,吃着自己的手指,一边发出吸吮的啧啧声,那样子简直像想把穴里的肉棒吃到嘴里。
    「骚货。」齐陌低骂了声,他不过才稍放轻了点梓恭就能浪成这样。
    他掰开身下两片肉唇,让自己的进入更容易些,这一掰开的动作更让洞口被插开的样子一览无遗,呈现一个绷紧了的圆。
    他让梓恭两只脚都挂在他肩上,倾身含住他的唇,下身大开大阖的深凿,没有别的动作,就是一轮猛攻。
    梓恭被吻得只能呜咽,呻吟全被堵住了,齐陌像要将他钉死在床上,一下下全干进敏感的宫口里。
    皇上身体的痉挛也带动了花穴的媚肉不断收缩,齐陌越是舒服就干得越狠,那淫水被插得飞溅乱喷,满室都是水被凿出来的声音。
    齐陌终于舍得放开梓恭的嘴,觉着还是听他浪叫更好一些。
    「慢点……求你了啊啊……」
    「皇上求人用这个语气?」齐陌压着梓恭早已分开的腿间往上一磨,耻毛贴着花蒂猛然一蹭。
    「啊啊啊啊不!呜呜呜会坏的……齐陌……好哥哥求你了……」梓恭惊叫,齐陌也能感觉到花穴敏感的出了更多水,收缩得像是要绞断他的阳物。
    「再叫。」那声好哥哥让齐陌一钝,他哑声,肉棒挤开层层叠叠的媚肉,毫不犹豫的继续插干。
    「啊啊好哥哥……轻点啊呜呜……好哥哥……」梓恭软绵绵的哭叫倒更让人血脉喷张,原先清冷如月华的人也只能大张着腿任他进出,莹玉一般的身子漫上一层薄红,齐陌一时竟有种折辱谪仙的错觉。
    「哥哥想轻点,但哥哥这阳根不听话。」齐陌干得啪啪作响,光是听就能感觉到那速度和力道,像是要将他往死里操,「叫点好听的,哄他开心了。」
    「呜呜……肉棒哥哥、肉棒相公……你好大、好满啊啊啊啊!」梓恭惊叫,齐陌非但没有放轻,那肉根反而胀得更大,龟头往宫口塞进去。
    齐陌没想到他竟然连肉棒相公都喊出来了,不知为何竟跟自己下身吃醋起来。
    「肉棒相公说要奖励皇上。」齐陌抬起梓恭原先就半悬空的腰,梓恭现在只剩肩以上还贴着床,脚落了下来改为环在齐陌上腰侧,那时而拱起的腰部线条美得不可思议。
    齐陌先是捏了捏花蒂,又摩挲着前头小巧的阴茎,待梓恭哭喊着快泄了,他才两手扣住眼前纤细的腰,最后一波冲刺。
    「呜呜呜呜不要插了、插穿啊啊啊!」梓恭很快在齐陌的攻势下丢盔卸甲,花穴被干到潮吹,他痉挛的喷出淫汁,阴茎几乎射不出东西,流出稀薄的精液。
    齐陌被花穴绞紧,低吼了声,扣紧他的腰,龟头插开花心,让柱身紧紧的卡在宫口,在最柔软脆弱的地方连连射出好几道热烫的精液。
    「啊……」宫壁被精液有力的冲击,梓恭又是一抖,忍不住伸手要推开齐陌,「不要了……」
    齐陌倾身,细细碎碎的从他的脖颈吻至耳际,「乖,没有要继续。」
    梓恭颤抖着抱住齐陌,显然承受不了第一次就这么激烈的欢爱,他还在高潮的余韵里,急促的喘息。
    「好胀……射完了还这么大……」梓恭收缩着花穴,想将体内的巨物赶出去
    「皇上若是不想要再来一次,就别再撩拨臣了。」齐陌冷静道,声音里却仍是满满的情欲。
    梓恭立马不敢说话了。
    齐陌待阳物软下,才依依不舍的退出来,惹得梓恭又是一阵呻吟。
    淫水和精液从闭不上的洞口跟着流出了大半,梓恭夹紧了双腿颇难为情的样子。
    齐陌却下床抓着让他双腿分开,饶富兴味的看着花穴收缩吐出淫靡的精水。
    「皇上这穴都肿了,骚穴会不会就这样合不拢?」他看也就看了,偏偏还要说这些话,呼气全打在穴上,梓恭羞耻至极,花穴收缩更为快速。
    「不要看了呜呜……」
    「吐这么多精水,是不喜欢臣射进去?」齐陌抹了穴口的白浊,将它涂在梓恭大腿上。
    梓恭浑身像要散架一般,又累又疲惫「不是的……嗯穴都被你插开了……堵不住……」
    齐陌听他诚实又淫荡的语句差点又快硬了,「我去弄桶水,给皇上沐浴。」
    他起身要走,梓恭却抓住他衣角,「别走……」
    「皇上,你里面不清干净会不舒服。」
    「舒服、含着舒服……将军、好哥哥、好相公……陪我、别走了……」梓恭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他只想留着齐陌,不只是这一晚,还有以后更多更多日子。
    齐陌迟疑了一会儿,他自然也知道梓恭这个挽留是什么意思,终究轻叹了口气,「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