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难以生育

      温热的水顺着他粗长的指流入菊穴。
    楚苒难受的低吟。
    她对情爱的情爱所知都来自他,她不知道后面的那处,根本不是进入的地方。
    常年菊穴的扩容,让她下意识里以为一样,即便感觉怪异,她也是只是轻呼。
    楚倾搂着她纤细的柳腰,温柔的手掌按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将利器抵着那菊处,缓缓进入。
    刚进去,便被那紧致的内壁夹得显得释放。
    楚倾红了眼,暴力的横冲直撞进去。
    楚苒立刻喊出:“夫君,疼!”
    他的利器实在过大,即便多年扩充,娇弱的菊穴也难以含下,没过几下便磨出了血。
    绕是楚苒耐痛,也受不了破菊之疼,她柳眉蹙成一线,声音呜咽。
    楚倾这时回过神,察觉到那软嫩处受了伤,立刻退出查看。
    昏暗的光线下,那处粉嫩中带了鲜红。
    楚倾悠然叹息,拉起被他压在桌上的人儿,搂入怀中,低声道:“朕的苒苒真是娇。”
    利器退开,楚苒好过了些,神情又恢复往日的淡然。
    她安稳的躺在楚倾的怀中,瘫软了身子。
    楚倾知道她疲累,轻抚着她的后背,柔情道:“睡吧,朕让人向母后谎称了你身体抱恙,不用请早了。”
    梦中。
    依旧是一片漆黑,周身一片炙热,像是着火了般,包裹楚苒全身。
    楚苒在黑暗中,挣扎着,想逃却逃不掉。
    她不知该往哪里,该向谁求助,茫然伸着双手,呼喊着:“救命。”
    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伸开,禁锢住她的身子,在她耳边不停安抚:“苒苒,没事。”
    随后,温热的软唇贴来,一股温热的泉水进入她口中。
    浑身的炙热感让她干渴异常,她想索取更多,便吸着那唇不让他退去。
    缠绵一吻,直到楚苒发现她喝不到什么,反而他的体温让她感觉更为燥热,急于推开。
    楚倾无奈一笑,看着睡梦中的人儿,理着她额前散乱的发丝,叹息道:“小白眼狼。”
    楚苒皱了皱眉,继续在梦中挣扎。
    楚倾为她盖好布衾,确定她无碍,才走出寝室。
    大厅内,一个相貌俊朗的男子正在等候。
    “皇上!”见楚倾出来,他立刻俯首叩拜。
    楚倾随意挥了挥手,免了礼:“林太医乃朕师兄,朕说过私下不必行大礼。”
    林深听此起身,笑言:“这礼节还是要做全的。”
    “万一皇上你要是哪天心情不好,拿我开刀怎么办。”
    楚倾不置可否,坐于紫檀宝座上,脸色深沉。
    林深立刻明白他有心事,试探的问道:“皇上可是为了朝阳公主?”
    楚倾默认,沉声道:“苒儿的毒侵蚀五脏,伤她身太重,不过是……便发了烧。”
    林深心里大致能猜出楚倾省略了什么,笑叹道:“皇上,节制啊!”
    楚倾略微抬眸,眸中带着明显的杀气。
    林深倒也不惧,从兜袋中拿出药盒,双手奉上道:“皇上,这是你要的药膏。”
    楚倾这时收回凌厉的目光,默默收下。
    林深不忘强调:“这可是我去别国寻来的。不单能治伤,对滋养那处也是甚妙。”
    “闭嘴。”楚倾冷然命令。
    林深随即沉默。
    楚倾查看了一下药膏,确认无误,又低声问道:“师傅有消息了吗?”
    林深也难得严肃起来,摇头。
    楚倾叹气:“朕怕再拖下去,苒儿的身体会吃不消,甚至影响子嗣。”
    “子嗣?皇上你想…”林深诧异的看向他。
    楚倾默认,随后微垂了眼,神情异常温柔,像是在冥想什么。
    林深微叹:“公主的情况复杂,这种死侍所用的毒,只有知道用了哪些毒,才能对症下药。”
    “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揪出制毒之人,让他吐出毒方。皇上的医术不比我差,应是知道。”
    “他不可能吐出毒方。”楚倾倏然大声,握着椅柄的手也用力非凡,檀木椅上都留了印记。
    他的内力极高,听力也尤为灵敏,在说话的同时,他听到了内室的动静,一身戾气瞬间散去。
    林深察觉到楚倾的变化,诧异:“怎么?”
    楚倾未答,直接起身向内室又去。
    这时,门被打开。
    楚苒散落着青丝,仅着了一身薄薄的里衣,缓缓走出。
    她肌肤甚雪,因发热脸颊泛红。
    薄薄的绸衣包裹全身,玲珑的身段突显。
    楚倾深眸微聚,将她搂入怀中,紧紧护住。
    楚苒诧异:“皇叔?”
    “有人。”楚倾说着,侧目看了一眼身后的林深,眸中带着明显的警告。
    林深无言,默默退下。
    “怎么出来了?”楚倾轻搂楚苒,又入室内。
    楚苒靠在楚倾身上,轻声的问:“皇叔,我无法有子嗣了吗?”
    楚倾一怔,诧异的望着怀中的人儿,理着她的发,温柔的问:“苒儿听到了多少?”
    楚苒摇头:“没多少。”
    “皇叔不必为我忧愁,若是命当如此,那…”
    “闭嘴!”未等楚苒说完,楚倾便将她抱起,向床榻上走去。
    楚苒生着病,没多大力气,任楚倾抱着。
    他将被她放在床上,拖去亵裤。
    楚苒诧异:“皇叔?”
    “乖,你那里伤着,给你涂药。”
    清凉的药物置入那处,楚苒难耐的低吟。
    楚倾将她抱入怀中,反复轻吻,安抚着唤她:“苒儿。”
    楚苒忍着痛意,反冷然道:“皇叔,我没事。”
    楚倾尴尬的一笑,似乎任何事情都引起不了怀中人儿的兴趣。
    他将她翻过身,让她完全倚靠在他怀中,抚着她平坦的下腹问:“苒儿可想过生儿育女吗?”
    楚苒微微点头。
    皇家自古最重子嗣,她被先皇作为储君培养,自然和她强调过子嗣之事。
    不过现在,她这种处境,子嗣什么早已不重要。
    “曾经想过,现在…已无所谓。”她淡淡回复。
    楚倾皱眉:“为何?苒儿有没有想过为朕生孩子?”
    楚苒诧异:“皇叔你我同宗,本就有为人伦,怎能…”
    “可朕想!”楚倾俯身,噙住住她柔软的樱唇,反复攫取,直至两人低喘,才放开道,“朕想要苒儿的孩子,朕要将他立为储君,继承大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