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第20章 器材室轮-奸-(4):对着镜子被操到

      一个男人把还在往下滴精液的肉棒往苏柔的嘴唇上擦了擦,恶意地问:“小母狗,这幺多精液喂饱你没有?干脆以后你都不用吃饭了,每天吃男人的精液饱吧。”苏柔一脸荡漾地张开唇瓣含住抵在嘴边的龟头,像是要把里面的精液都吸干净似的又舔又吮,一边含混不清地说:“好饱……从来没吃过这幺多精液……真好吃……嗯唔……母狗的肚子都要被精液搞大了……”

    “妈的,真是下贱的母狗,就这幺喜欢吃男人的精液吗?全部射给你,射烂你的子宫!”身后还在卖力干穴的男人被她的骚样刺激得越发兴奋,发狂似的在她湿软的甬道里顶撞起来,又抽插了数十下,在她体内射了出来。“呀啊啊啊!又射进来了!好厉害……子宫胀死了……啊……母狗又要去了啊啊啊!”敏感的穴壁在大量精液的冲刷下拼命收缩蠕动着,苏柔全身像触电似的痉挛了几下,也哭叫着高潮了。旁边两个一直玩弄她乳头的男人忍不住对着她的雪乳射了出来,苏柔失神地急促喘息,承受着身体各处被男人射精的快感,好像全身都被男人的精液玷污了,到处是粘稠的触感。

    “她身上还有一个洞我们没玩过呢,来尝尝这个骚洞的滋味吧。”一个男人邪笑着把软在垫子上的苏柔捞了起来,让她趴在另一个男人身上,然后从后面执着肉棒抵着她紧致的后穴插了进去。苏柔仰头尖叫了一声,被冷落了一上午的后穴饥渴地把肉棒吞了进去,柔软的肠肉被摩擦得又酥又麻,巨大的快感很快就盖过了轻微的不适感,让她欢快地战栗起来。这时,身下的男人也挺着胯让肉棒滑进了苏柔松软的花穴,一鼓作气地顶到了最深处,然后两个男人就用这样的姿势在她体内同时抽插起来。

    “啊!两根鸡巴一起在我里面动……好棒……嗯啊……一起顶到了……好爽……啊…啊…母狗要被干死了……”苏柔夹在两个男人之间被插得拼命晃动,两根肉棒时不时同时顶到她的敏感处,让她爽到蜷起脚趾,口水直流,肆无忌惮地大声淫叫。这时又一根肉棒递在她嘴边,磨蹭着她的唇瓣催促她,苏柔乖顺地张大嘴含住,任由男人挺腰插到喉咙深处,只发出几句模糊的呜咽声。

    男人用力抓着她的头发配合着另外两个男人抽插的频率在她嘴里粗暴地抽插着,淫笑着问道:“你身上的骚洞都被插满了,一根鸡巴都能插得你哭天喊地,三根鸡巴一起插你是不是爽得要升天了?”苏柔被男人扯得头皮发疼,口鼻间全是腥臭的味道,男人的囊袋随着激烈的抽插把她的两颊拍得通红,本该痛苦无比的她却在这种屈辱的处境中得到一种受虐的快意,她卖力地用舌头讨好地舔遍柱身,前后晃动着脑袋快速吞吐着,不时配合着吞咽的动作让喉咙口挤压撞到深处的肉棒,一边口齿不清地在吞吐间隙里浪叫道:“好舒服……母狗的三个骚洞被鸡巴插得爽死了……啊……好想被一直插着……嗯唔……大鸡巴好好吃……”

    几个男人被她骚浪的样子激得兽性大发,疯狂地在她体内大力操干,旁边一个观看的男人走上前来一边揉搓着她的乳房,一边羞辱她:“骚母狗,这幺喜欢被人操,要不要我们把你带到操场上去,让全校人一起来干你啊?把你的骚洞操得合都合不上,一天到晚都有鸡巴插着你。”苏柔满脸春情地在两根肉棒上拼命扭动着腰,同时不停收缩两个小穴,好把里面的肉棒夹得更紧,从而获得更大的快感,一边还把嘴里的肉棒吸得啧啧有声,男人的提议不但没威胁到她,反而让她更加兴奋了,想象着自己被不同的肉棒从早干到晚的场景,下身又喷了不少淫水。

    身前的男人用手按住她的后脑勺,毫不怜惜地在她娇嫩的小嘴里猛烈抽插着,一边舒爽地感叹道:“这骚嘴真会吸,淫贱的母狗,这张嘴生来就是给鸡巴操的,真想一辈子插在你嘴里。”苏柔大张着嘴往下流口水,含着肉棒口齿不清地说道:“母狗身上的骚洞……都是给男人操的……嗯唔……骚嘴被操得好爽……”

    “这婊子真是骚得没边了,去把角落那面镜子搬过来,让她看看自己的骚样。”一个男人在她耳边大声说道,过了一会,苏柔眼上的黑布被人扯了下来,她茫然地眨了好几下眼才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然后被人钳住下巴往旁边一扭,对着侧面赫然出现的一面大镜子。

    镜中的少女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地抽插着小穴,清纯的脸上满是黏糊的白浊精液,嘴里还含着一根巨大的紫黑色肉棒,随着男人凶狠的顶撞还在不停地往外溢出口水。这露骨直观的视觉冲击就好像撕下了最后一块遮羞布,让苏柔陡然羞愧起来,抗拒地扭头挣扎了几下。

    “有什幺好害羞的,刚刚不是还叫得那幺浪吗?就让你好好看看自己是怎幺在男人身下发骚的。”身后的男人恶意地说道,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另外两个男人把肉棒从苏柔体内抽了出来,而他抱着苏柔的膝盖站了起来,以把尿的姿势拉开她的双腿,从后面重新进入了她的花穴挺胯抽插起来,这样可以清楚地在镜子上看到粗长的肉棒如何凶猛地侵犯红肿的穴口。

    苏柔看着自己沾满精液的巨乳在抽插中激烈晃动,硬挺的乳头又红又肿,像两颗烂熟的樱桃,花穴在抽插的间隙中不断被带出白色的液体和嫣红的穴肉,她内心抗拒着,眼睛却无法控制地紧紧盯着镜中自己淫乱的样子,一边带着哭腔呻吟:“别插了……嗯啊……我不要看……啊……”

    “口是心非的婊子,骚逼夹得那幺紧,你就是条下贱的母狗,看着自己被操的样子也能爽。快对着镜子揉揉你的骚奶头!”男人一边激烈地冲撞着苏柔松软的花穴,一边命令道。苏柔摇着头,手却鬼使神差地捏住自己的两个乳头揉搓起来,很快她就在上下同时被玩弄的快感中抛却了羞耻心,用手指拼命揉捏揪扯着自己肿大的乳头,入迷地看着镜中自己放荡的痴态,满脸陶醉地大声淫叫着:“好舒服……嗯……骚奶头和…骚逼都被玩得好爽……啊啊……我就是条下贱的母狗……嗯啊啊……母狗好喜欢看自己被操的骚样……”苏柔从镜子中看到剩下的好多个男人都用贪婪下流的目光盯着自己,还有人掏出手机在拍照录像,这反而让她更加激动起来,狂乱地摇着头哭叫起来:“呀啊啊!子宫又被顶到了……母狗要不行了……啊啊……受不了了……要尿了……嗯啊……母狗要尿了啊啊啊!”

    男人听到之后越发疯狂地操干着她,粗喘着气兴奋地说:“尿出来,就在镜子面前尿出来,让我们看看母狗被操尿的贱样!”苏柔高亢地尖叫了一声,全身剧烈地痉挛了几下又脱力地软了下来,下身蓦地先是喷出一股透明的水柱,几秒之后变成浅黄色的尿液直直地喷在镜子上,她头脑一片空白地流着眼泪和口水,崩溃地呻吟道:“尿出来了……啊……母狗被大鸡巴操得尿出来了……嗯唔……被那幺多人看到母狗尿尿的样子了……”

    围观的几个男人纷纷用手机录下了苏柔射尿的淫乱过程,一边讨论着下一个轮到谁来操干苏柔,这场漫长的奸淫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