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温度与情欲(滴蜡,sp,边缘)

      伍汐听到鞋底摩擦地毯的声音渐走渐近,在自己身旁发出一声闷响,似乎放下了什么东西,随后又转身走开。
    等倪晔再回来的时候,伍汐闻到了若有似无的香气。她深吸一口气细细分辨,似乎是甜橙的味道。
    男人的手随着她的身体的曲线摩挲安抚,直到她开始发热,轻轻哼叫着动了动身子。
    “唔...”热辣的痛感混合着香气在背部绽开,伍汐猝不及防地被刺激到,身体微挣,牙齿咬紧口中的布料忍耐着。
    倪晔用手掌将蜡油揉开轻轻按摩,同时将蜡烛拿低一些,在她纤细的腰部上方,转动手腕——
    “啊!”蜡油的温度比之前更高,伍汐闷闷地尖叫,下意识想伸手向后阻挡,手铐连接的锁链被绷得紧紧的。
    “乖一点。”倪晔沾着蜡油的手轻拍在她的腰背,最后重重地落在臀上:“屁股撅高点。”
    伍汐听话地照做,将腰塌得更低,甚至主动分开双腿。
    倪晔走到她背后,从这个角度观察她白嫩的身体,圆润的臀部高高翘起,显得腰身不盈一握。他却没有丝毫怜惜,大手更用力地拍打上去,不消几下已留下通红的印记。
    伍汐似乎想喊疼,可出口却是哼哼唧唧的呜咽,好像撒娇一般。掌击的疼痛刚褪,一摊蜡油坠落在臀部上方,紧接着相同的地方又承受了一下。
    伍汐急促地叫着。强烈的疼痛过后,臀丘上的蜡油向低洼处流淌,顺着股沟缓缓滴落。
    倪晔将蜡烛搁在一边,抹去后穴下方积蓄的液体,不让它继续流下。两根拇指随即轻佻地顺着凹陷处上移,润湿了每一寸褶皱。
    后穴被肆意玩弄,甚至比阴部更加让人羞耻。伍汐摇摆着屁股想回避,被主人强硬地抓紧了两边臀瓣,手指陷入饱满的臀肉,用力向两边掰开。
    感受到主人的视线紧紧盯着自己最私密的地方,伍汐羞得脸上发烧。
    “骚货,没叫你扭,自己扭得欢。”倪晔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不止羞辱她,还恶劣地拽下她口中的布料,逼着她开口回应。
    “不是的...”她否认,却只能让自己陷入更加无地自容的境地。
    “不是?”倪晔将手擦净,手掌向上托着她的阴阜。那里光滑的触感引得他喜爱地来回摩擦了一会儿,拇指分开两片阴唇挑逗着内部。
    “流水了,这是什么水啊?”
    “是我的...淫水,主人。”手指缓缓离开了她,她臀部愈发后撅,食髓知味地追过去。
    “啊,主人——”
    “想要?”倪晔的手指只是贴着那粒珍珠,却吝啬地一动不动。
    “想要...主人...想要...”伍汐痛快地承认着,空虚的敏感处却始终得不到抚慰。
    “求求您...主人...”
    倪晔将手指沾满穴口淌出的汁液,重新摸索到阴蒂玩弄起来。灵活的手指时而轻揉时而重压时而曲起手指弹弄,变着花样欺侮着她,引导她陷入羞耻的情欲中。
    “舒不舒服?”
    “啊,舒服...谢谢主人...”
    “是不是小骚货?”
    “是,我是...嗯...啊...。”伍汐予取予求地应答,直到穴口开始频繁地抽搐着就要达到顶点。
    倪晔无情地离开她,把她丢在一旁。快感滞留在半空,没有了攀升的倚仗,伍汐的乞求得不到一丝回应,只能苦着脸等待情欲褪去。
    “时间还早。”倪晔轻笑着捏捏她撅起的小嘴。
    “主人真坏...”伍汐嘟囔着抱怨,倪晔只好如她所愿地惩罚她。伍汐被拎着后颈的项圈被迫直立起身子,短暂而强烈的窒息感让她胀红了脸,低着头大口喘息着。
    倪晔拽着她的头发强制她后仰,令她的上半身完全倚靠在他腿上,解开她手腕上的束缚,将两边的肩带从她肩膀揪下,卡在乳房下面。
    伍汐立刻怕了:“主人,我错...啊!啊!”来不及求饶,敏感的乳头突然被蜡液包裹,像被无数针头刺中般极疼又极痒。下一秒,另一边也遭到了同样的对待。
    伍汐的胳膊被肩带限制不能动弹,弓着身子呜呜咽咽地讨饶。
    “好了,乖。”
    倪晔盖灭蜡烛上的火焰,解开她的手铐和项圈,取下蒙着她眼的衣服,将她搂在怀里,拉着她的手温柔地安抚。
    待她逐渐平静了一些,他取过早前准备在她身边的水盆里的毛巾,拧掉多余的水分,从乳头开始为她擦拭身上的蜡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