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三十、老婆孩子

      清洗干净自己的身体后,何妍妍穿戴整齐,打电话请了病假,一个人出了门。
    这一次林其没有拦住她  也没问她去哪。
    何妍妍行尸走肉一般地走在街上,习惯性地上了平时乘的公交。她在靠窗的位置坐下,突然想起那次林其去接她……她急忙闭眼深吸了一口气,逼自己不去想起关于林其的任何事情。
    到青草湖公园站的时候何妍妍下了车,在一条长椅上坐下,呆呆地望着在湖边写生的一群小朋友。
    她又想起林其了。想起她父亲去世那年,她走到家门口,第一个见到的是她的孩子。她的孩子那时候才七岁,却性格阴郁、沉默寡言。
    她匆匆瞥了一眼就马上把视线移开了。
    太像了,像到认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林莎的种。太像了,像到她每看一眼就会心里一痛。
    从起初的放不下到后来的逃避,何妍妍知道自己亏欠林其太多。如果贡献自己的身体是唯一的补偿的办法,她也只能认命……
    正发着呆,何妍妍恍惚听到一把熟悉的声音,她下意识地抬头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小路的那头,有人在烈日下嬉闹着。那个人有着一头蓬松弯曲的短发,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银丝眼镜,脸上是灿烂的笑,露着一口洁白整齐的牙。
    何妍妍望着那人,有一瞬间几乎呼吸都要停滞了。
    旁边是她的老婆孩子吧。她在帮孩子用网兜捉知了,叫孩子和妈妈躲凉亭下乘凉去了。
    有什么心灵感应似的,那个人转身往何妍妍那处望去。
    两个人都怔住了。
    何妍妍率先扭开了头,可却在余光里看到那个人正向她走来。
    何妍妍正犹豫着要不要走开,那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妍妍……”那人开口唤道。
    十九年了——再听到这声音用和以前一样的温柔语气叫自己,何妍妍猝不及防地鼻子一酸。她狠狠地咬住自己口腔壁上的肉,试图让自己清醒冷静。
    “妍妍……是你吗?……”那人的声音并不平静,能听出在努力克制激动的情绪。
    是我,是那个被你背叛的我……何妍妍抬眼望去——林莎……果然是林莎……
    “你……最近好吗?”林莎小心翼翼地问道。
    近近地看,她有些见老了。脸上不再是年轻时的丰神俊逸,那双眼睛经过岁月的沉淀,褪去了年少的张扬,变得深邃沉静——但依旧多情。
    “不好……”何妍妍切齿道。原本她只怪自己,但这人好端端又出现,她就要怪她。怪她招惹自己、怪她叁心二意、怪她言而无信、怪她一走了之……怪她留下一个林其给自己。
    互望着,前尘往事在脑海中滚滚翻腾,何妍妍眼中盈泪,急急地撇开头。
    林莎也红了眼,她在何妍妍身边坐下,哽咽道:“有时候……我会突然想起你……还会忍不住哭……”
    何妍妍擦了擦眼泪,打断道:“别说了……”
    “妍妍……”林莎伸手去握住何妍妍的手,被何妍妍一把甩开。
    “请注意你的言行!”何妍妍“噌”地站了起来,含泪怒斥。
    “对不起……我……”林莎急忙起身道歉。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何妍妍冷冷说完,转身要走。
    “妍妍!……”林莎挡在何妍妍的前面,语无伦次:“不是……我……”
    “你的老婆孩子在等你!”何妍妍瞪着林莎,想起那副美满的画面,心头又涌上一阵悲凉。
    “不是!”林莎双手抓住了何妍妍的手臂,“那是我堂姐和她女儿!我——”林莎本想说“我没有老婆孩子”,临时舌头一翻,出口:“我只有你一个老婆,只有林其一个孩子……”
    噢!原来她还记得自己是有个孩子叫林其?
    何妍妍嗤地一笑,道:“你的孩子?呵呵——你的孩子……”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妍妍——”林莎张开手臂抱住了何妍妍,任她怎么捶打自己,只是紧紧抱着,哄道:“你打吧,只管打,我该受的——但是让我抱抱你好不好?妍妍……”
    何妍妍又用力推了几把,最终在林莎的柔情蜜意中败下阵来,伏在她的肩头放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