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藏娇(H) 太子宠妾(高肉)

547:成美世纪

      只有男人才最了解男人。
    海蝶发完小黄片广告的第二天,委托人就主动联系他了。
    “老客户免费?”那人就发了五个字过来。
    乔桥跟海蝶景闻各自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了压抑的激动。
    “别太殷勤,要随意一点。”乔桥沉吟,“现在是卖方市场,不能让他觉得我们很迫切,否则就太奇怪了。”
    “嗯,我想想……”海蝶摸摸下巴,“先回一个‘嗯’吧,看他怎么说。”
    一个字发完,叁人紧张地等待回复。
    结果委托人又没动静了。
    “这人故意的吧?”乔桥攥紧拳头,“别告诉我他看个小黄片前还得先沐浴更衣。”
    海蝶挠头:“不然,我再问问?”
    乔桥:“问!”
    于是海蝶又发了两个字过去:“要吗?”
    过了一会儿,那人回了:“发来吧。”
    海蝶又回:“你先加我好友,不然没法发链接。”
    几秒后,账号弹出一条消息,XX申请添加你为好友。
    “上钩了上钩了!”海蝶猛地一拍大腿,“哈哈,这人果然没把距离显示关掉,加了好友就看到了!”
    “很好。”乔桥站起来开始穿外套,“接下来按计划行事!”
    他们的计划其实很简单,也比较笨,就是利用APP自带的距离显示系统定位委托人的住址,不过由于系统只会显示‘对方距你XX千米',所以他们必须带着手机多跑几个位点,才能大致定位出委托人所在的区域。
    这次换乔桥开车,她技术不太好但是凑合能用,海蝶负责跟委托人东拉西扯,确保他一直在线。
    只要他在线,距离显示就会维持着开启的状态。
    “卧槽这人好变态啊。”海蝶撇了撇嘴,“还有这种性癖,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景闻凑过来:“怎么了?”
    海蝶把手机屏幕捂得严严实实:“小孩子一边玩儿去,这是成年人的世界。”
    景闻不满:“我成年了。”
    海蝶正色道:“那也不行,这些东西对童子鸡来说太刺激了,使不得使不得。”
    景闻:“……”
    “不好。”海蝶突然坐直身体,“他说他要下线了,怎么办?”
    “拖住他!”乔桥一脚踩上油门,“错过这次机会,下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无论如何,绝不能让他现在下线!”
    海蝶龇牙咧嘴:“可这人太变态了,我接不上他的话啊!”
    乔桥:“变态和变态互相吸引,你表现得比他更变态就行了。”
    “……”
    不过嘴上虽然抱怨,海蝶还是认命地继续聊了下去,乔桥看他一边聊一边露出欲吐不吐的表情,就知道这个过程确实不轻松。
    乔桥抓紧时间,以最快的速度换到了第二、第叁个点位,委托人所在的小区已经基本确定下来了。
    “就是这里。”乔桥把车停在路边,叁人的目光同时投向面前普普通通的小区大门。
    手机上显示的‘对方距你1KM内’这句话也证明了他们没找错地方。
    海蝶舒了一口气:“终于解脱了,再聊下去我明天的饭钱也省了。”
    他看向乔桥:“你身边有住在这个小区的人吗?”
    乔桥摇头:“据我所知是没有。”
    “那就奇怪了。”
    景闻:“也许他只是中间人。”
    乔桥恍然大悟:“对啊,是有这个可能,真正的委托人还在后面。”
    海蝶:“那现在怎么办?把人约下来?”
    “算了吧,他怎么可能下来。”乔桥垂头丧气,“我还以为找到住址基本就能确定是谁捣的鬼,没想到是这样……”
    确实,乔桥想的有点简单了,以为委托人一定是萧曼雨或者她身边的人,可她身边的人绝不可能住在这种中低档的小区里。
    海蝶挠挠头:“那也没办法了,回吧,可惜咱们没见过那人,不然还可以在这里蹲蹲点。”
    乔桥点头:“只能这样了。”
    她正要发动汽车,后排的景闻突然开口:“我们可以把他引下来。”
    “什么意思?”
    “很简单。”景闻不紧不慢道,“给他发一条信息,就说‘上面让我给你送点东西,我放在门卫了’,再附上一张小区正门的照片,做完这一切就下线。”
    “……”
    见乔桥和海蝶都不说话了,景闻奇怪道:“怎么了?”
    “没事……”乔桥擦擦额头的汗,“你这个方法是挺好的,如果他真是中间人,早晚要下来看看。”
    海蝶也表情复杂:“那我这就发消息。对了,等他下来以后我们像对付黄升那样把他摁住吗?”
    景闻摇头:“不行,黄升只是做生意,不会帮他们保守秘密,但中间人跟委托人的关系更近,他不是我们吓唬吓唬就能搞定的。而且这里是小区门口,有各种监控,摁住他我们也会很麻烦。所以我们只要在车里观察就好,知道是哪个人,剩下的就好办了。”
    这是乔桥今天第一次听景闻说这么多话。
    她忍不住回头,想看看景闻的眼睛,少年平静地迎上她的目光,双眸澄澈如镜。
    “这些……你什么时候想的?”
    少年愣了下:“刚刚。怎么了?”
    “没事……”乔桥回过身,“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不论等到几点,中间人一定会下来的。”
    结果他们这一等,就等到了第二天早上。
    “来了来了!”
    乔桥睡得正香,就感觉有人在推她肩膀,一个激灵醒过来,透过车前挡风玻璃,正好能看到一个黑衣黑帽的男人鬼鬼祟祟地在门卫处转悠。
    看看表,早上八点,正是上班的时间。
    “就是他吧?”海蝶打了个哈欠,昨晚叁人轮流休息,他从下半夜就一直守到现在,眼睛里都布满了红血丝。
    “应该是。”乔桥冷静地分析,“只有这个人接近了门卫,而且明显是在找什么。”
    那人在门卫附近站了一会儿,然后又掏出手机看了看,最后快速钻进一辆车里走了。
    “跟上他!”
    乔桥赶紧跟海蝶换了位置,这种追踪的活还是得车技好的人来干。
    上班时间路上很拥堵,海蝶不敢跟得太近也不敢跟得太远,一路七扭八拐,总算有惊无险地跟着那辆车到了一栋大楼前。
    叁人眼看着那人进了大楼,还在门口处刷了一下卡。
    “不会吧。”乔桥捂住头,“怎么会这样?”
    海蝶也懵了:“是我困得出现幻觉了吗?这是成美世纪的总部没错吧?”
    只有景闻还是那副置身事外的表情,他刚醒,目光很呆滞,多半还在神游中。
    “太奇怪了,太奇怪了。”乔桥反复念叨,“他怎么会是成美世纪的人?”
    成美世纪是目前WAWA最大的竞争对手,当初新羽娱乐破产之后,WAWA吞并了其中一小部分,成美世纪吞并了一大部分,也让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成美世纪一跃成为最大的几家影视公司之一,现在隐隐有撼动WAWA地位的意思。
    “等等,我们把这事重新理一理。”海蝶率先镇定下来,他问乔桥,“你确定害你的人是萧曼雨对吗?”
    乔桥苦笑:“我现在有点不确定了。”
    海蝶:“那你认识成美世纪的人吗?”
    乔桥摇头:“这个我确定,一个都不认识,我连他们总部都是第一次来。”
    海蝶:“好,那我们先按已有的线索推理,到底在什么情况下,萧曼雨发布的命令才会由竞争对手公司的人来执行?”
    乔桥沉默了,其实宋祁言之前有暗示过她,但是怀疑跟亲眼看到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既然你不认识成美世纪的人,那我只能合理怀疑萧曼雨了。”海蝶说话声音也不自觉放低了,他也意识到了这是件多么了不得的事情。
    车内一时静得连外面的鸟叫声都听起来格外刺耳。
    “宋总……知道吗?”海蝶试探着问。
    “我觉得他是有数的。”乔桥深吸一口气,“他既然选择沉默,肯定有他的原因。”
    “如果萧曼雨真的——”海蝶顿了顿,“那所有的一切都解释通了。”
    是啊,萧曼雨肯定不能找WAWA的人做这件事,WAWA毕竟处于宋祁言的掌控之下,到处都是眼睛。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外面找人,而之所以是成美世纪的人做这件事,就是因为萧曼雨早就与成美世纪的人有勾结了!
    其实萧曼雨已经做得足够隐蔽了,如果不是乔桥从通风管爬了出来,如果不是海蝶辨认出货车钥匙,如果不是景闻抛了个假饵把中间人引了下来,他们绝对发现不了这层关系!
    这个女人……都在WAWA做到这么高的位子了,竟然还不知足。
    “怎么办?”
    乔桥低下头:“先回去吧,我要好好想想这件事,对了,那人的长相你记住了吗?”
    海蝶亮出手机:“在小区门口拍的,就是离得远了点不太清楚,但是辨认没问题。”
    “好。”她把头靠在车窗上,闭上眼睛,“走吧。”